黄小琥复出南京开唱:边唱情歌边学爱 – 音乐新闻 –

黄小琥

原载《周末画报》

碟是朋友送的,两张D9,李宗盛《理性与感性演唱会》。放了很久,没想起来看。因为太熟了,那些歌,这个人。我并不是他的歌迷,只是从年轻时候起就听他的歌,到现在只剩下深宵酒醒老友对坐却道天凉好个秋的感觉。深情是有的,回忆是奢侈的,说不说都好。
在一个周末的上午,睡醒了却不愿意起床。拆开影碟外包装的玻璃纸封套,抽出来,塑料盒淡白素净,是我喜欢的样子。把碟放进机器。外面阳光正好,斜斜透过玻璃窗,在酒红色地板上迷离闪烁,风吹进来有清冽的味道,把窗帘荡来荡去的。李宗盛弹拨吉他,开始唱第一首歌,你是我生命中的精灵……
第一次听这首歌,应该是一九八八年,大学宿舍,也是一个懒懒的秋日下午,寝室的老六把一盘磁带放进录音机,一边听歌,一边搽他的黑皮鞋。那是几个大陆年轻歌手的合集,大都没什么名气,我记得似乎还有屠洪刚,翻唱的都是港台歌曲,别的都忘了,只记得三首歌,《生命中的精灵》,《你像个孩子似的》,《寂寞难耐》。不知道什么原因,那天下午,它们的旋律一下子拨动了我心里的某根弦,嗡鸣的弦声传达出一种难言的寂寞,那一瞬,二十出头的我看到了未来的影子。
后来知道,这张专辑就叫《生命中的精灵》,歌者李宗盛也是词曲作者,发行于一九八六年。毕业前夕,在四分局前卖磁带的摊上看到了中唱公司引进的这张专辑,立刻买下了。那个时候,听李宗盛的人并不多,专辑的销量也很小。在我的同学和朋友中,大家谈论的是齐秦罗大佑。李宗盛似乎是我的一个秘密的朋友,常在一些安静的夜里听他的歌,听着听着,心里就有微微抽搐的感觉。两年后,把磁带给了当时的女朋友,一个长发,大眼睛的女孩子,有着光洁可爱的额头和修长漂亮的腿,我们白天约会,但是晚上我也常常思念她。我想磁带代替我来陪她。一天晚上,她给我打电话,背景里有低低的熟悉的旋律,她说,听着歌,好象我在身边跟她说话似的。后来,我没要回那盘带。我自己可以弹吉他唱那些歌,只是嗓音没有李宗盛那么沙哑。到林忆莲《不必在乎我是谁》,陈淑桦《明明白白我的心》,小李已成大哥,到了《当爱已成往事》,大哥如日中天,所有的歌都很容易找到了,所有的卡拉OK里都可以点。而我的喜欢的心情,似乎随着那盘带子消失了。
所以,我看演唱会,看那个老男人抱着吉他唱自己的心情和悲伤的情歌,我只是觉得温馨又平静,却是无法投入,直到下半场,梁静茹出来,唱“我觉得有点累,我想我缺少安慰,我的生活如此乏味,生命象花一样枯萎……”,我一下子有点恍惚,想,这是林忆莲的声音啊。“……我想我做的对,我想我不会后悔,不管春风怎样吹,让我先好好爱一回。”十几年前,她唱这首歌给制作人李宗盛听,其中是无法用言语说出来的心思。
梁静茹连唱了4首歌,《不必在乎我是谁》,《当爱已成往事》,《为你我受冷风吹》,《诱惑的街》,其中我最喜欢《诱惑的街》,唱到高音部分,可以看到梁静茹明显的用力,竟然是决绝的姿态,“所以你也无从察觉情由何时冷却,你从来不了解心痛有多么强烈,不知若要我为爱妥协我宁愿它幻灭”。这些歌都是李宗盛写给那个虽不漂亮却风情万种的单眼皮女郎的。眼前的女孩洋娃娃般圆润,甜美,而过去的女郎象旷野的玫瑰,独立,尖锐。梁静茹叫他大哥,又叫老豆,乱乱的,却很自然。她娇娇地说,大哥都没有写过这样的情歌给我唱,好期待。他说,“大哥写的这些情歌都太苦了,你日子过的好好的……”他们一起唱《当爱已成往事》,他玩笑地说,“这个歌不能随便唱,唱的对象要选,真的,这个歌的兆头不好,跟老豆唱唱没有关系,不要跟那个人唱了。”话中有话。原以为已经云淡风轻了,可到底耿耿,到底意难平。
在演唱会的最后,唱《爱的代价》,第二段“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一句,他两度停住,似乎是哽咽了,但没有声音,看不清有没有泪。在2003年12月“罗大佑北京个人演唱会”上,《爱的代价》唱到这里,他也是哽咽无声。那时侯,他还没有和林忆恋离婚,而坊间已有传言。
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是永远都难忘的啊。“但愿我会就此放下往事,忘了过去有多美,不盼缘尽仍留慈悲,虽然我曾经这样以为……”,那些美丽而悲伤的情歌,是可以唱出来而无法做得到吧。能写出那样情歌的人,大概是做不好丈夫的,因他只是一个活在自己内心里的人。他懂得女人,却不能照顾女人。不是一切残缺,都能用爱解决。
在演唱会中段,梁静茹唱《梦醒时分》的时候,大屏幕上打出来一段李宗盛说给陈淑桦的话,“……我仍然在为写每一首歌,每一个艺人,每一个案子尽力,在绚烂舞台,惑人声名之外,尽力完成自己。好久不见了,淑桦,你在台下看吗?看小李变成真正的老李啦。头发没了,胡子白了,人漂泊了,心沧桑了,却要大声唱歌,好象当年一样。没关系的,日子会慢慢往下的,我们会再见面,唱歌,就象当年一样。”
天命所系,他只能做一个行者,一个顽童,一个感受着日子象是道灰墙因而想要把内心寂寞大声唱出来的男人。

《没那么简单》、《不只是朋友》、《重来》黄小琥是个有故事的女人,她更有把好嗓子,这些情歌在49岁女人唱来总是别有一番味道。8月21日黄小琥即将在南京人民大会堂开唱,昨天她接受了扬子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对于唱歌这件事她相当自信,翻唱不是每个人都行的,如果有人唱《没那么简单》比我好我欢迎,对于感情,她劝告年轻女孩子们不要总讨伐男人,是否自己的公主病太严重。

陈洁仪这个名字已经陌生到几近淡忘,对这张《重译》从一开始的毫无期待到现在它已经老老实实的占据了我的Zune里120兆的空间,一个月都没有换掉。和许美静一样,陈洁仪的歌也曾经是很多失恋人的床头歌,我相信再躁动的青春都会被这样的情歌点上死穴。年轻的时候,我们把摇滚乐看得比我们的生命还要重要,荷尔蒙过激的我们把一切情歌都划成了矫情的口水歌。长大了以后,我们不再排斥,甚至需要那些好情歌,陈洁仪突然把它们甩了出来,字字句句都情意绵绵。

当年李宇春以一首《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风靡超女大赛,这首歌最早就是黄小琥唱红的,她也坦言这首歌是第一首被内地歌迷关注的作品,对于李宇春的翻唱她表示很高兴,因为自己的作品中也有很多是翻唱,这次南京演唱会她也将翻唱《甜蜜蜜》、《月亮代表我的心》、《同桌的你》等别人的经典,但黄小琥翻唱的很多歌甚至比原唱还红,对于翻唱,她因为自信所以淡定,的确有人会说:你都是翻唱别人的歌,有啥了不起?其实如果要把别人的歌唱出不同的味道很不容易,好歌大家唱,如果有人唱《没那么简单》比我唱得好,我非常欢迎。现场的演唱会动辄舞台斥资千万百万、华服美轮美奂,而黄小琥的演唱会最大亮点是什么呢?这次会带来有别以往的全新曲风,希望打破大家对我嗓音的风格标签,我的声音比大家想象得要更加多元。我的歌声,就是最大的亮点。

这是不折不扣的一张翻唱专辑,对于一位沉寂多年后又走出来的歌手来说,出一张翻唱专辑要顶着多大的压力啊!“老了不中用了”,“没人给她写歌只能翻唱了”诸如这样的观点在网络上大有赞成之声。除了发行这张唱片,陈洁仪依然没有各种媒体动作,完全是一个独立女歌手的姿态。当一个歌手把唱歌当做享受生活的时候,无论红与不红,她都是超脱的,从个人价值上已然是成功了。就像现在的王菲,演唱会就当玩票,我没有去现场看王菲的演唱会,但我相信去年的那几场演唱会应该是她最放松的一次。也许就是这样的心态,让陈洁仪演绎的《你把我灌醉》在我看来更胜于黄大炜的原版,张弛有度,编曲上做了少许的改编,歌曲听起来带了一些流行爵士,不像黄大炜那样的沧桑,而是把情感全都藏进了歌里。若论唱功,陈洁仪其实一直都不属于出色的那类,但陈洁仪在这张唱片里对感情的拿捏实在完美。情歌是什么?就是让失恋之人泪腺难抑,让将爱之人憧憬爱情。许美静的确是时运不济,王菲成就了一个时代,就算许美静唱得再好,那也只是“王菲第二”,所以陈洁仪翻唱许美静的《遗憾》一点都没让我惊讶,这样的情歌翻唱唱片里,本就该有许美静的,陈洁仪又让很多人想起了那个唱《城里的月光》的女子。

黄小琥的粉丝中多为女孩,这一点她也认同,我唱了二三十年,一直都是女歌迷比较多,因为唱的都是情歌嘛,我的歌都是在谈情说爱,所以女孩子可以在我的歌里找到共鸣,黄小琥曾经早婚、然后离婚,直到现在与外籍男友感情稳定,她的情路堪称坎坷,这也是她的情歌总是能打动人心的重要原因,关于爱情,学校没有教,爱情永远没有逻辑,我的歌里会有一些我自己的情感领悟,也有这么多年在PUB驻唱时见过的人生百态和很多朋友的情感经历,没有感情的情歌是不会感动别人的。今年49岁的黄小琥事业爱情都迎来了人生的第二春,对于很多年轻的女孩,她想以自己走过的弯路给大家一点情感小贴士,年轻不能留白,不要浪费青春。如果很快可以找到好的对象,那么大家都会给予祝福。但如果感情要是失败的话,不要一味讨伐男人,也检讨一下自己是不是太公主了,现在很多女孩子公主病很严重。

这两年华语翻唱专辑里,给我印象深刻的并不多,方大同的《克啦思刻》是一个,陈洁仪这张也毫无争议。专辑的曲目中有不少都来自传奇级的歌手,保罗•加芬克尔,张国荣,许冠杰,还有在香港有着极高地位的张玛丽。从选曲上看,这不是一张陈洁仪给粉丝而做的唱片,而是唱给自己。可能是我对梁咏琪有着少年情结的缘故,陈洁仪在很多时候的声音都和梁咏琪很相像,尤其是翻唱林晓培的《心动》的时候,闭上眼,梁咏琪就在耳边,陈洁仪在声音的辨识度上的确不太突出。对于林晓培,我一直并不太感冒,反倒是陈洁仪的《心动》让我眼前一亮,按下单曲循环键,把歌词献给异地恋的人们吧,他们需要这样的歌捍卫爱情。翻唱并不是一件易事,尤其是陈洁仪挑战了张国荣、许冠杰这样的经典,《追》和《浪子心声》都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唱好的,陈洁仪几乎都完成了原唱八分之八十的情感表达,还有什么可以指摘的?!在所有中文曲目都让人过耳不忘的背景下,唱片里的三首英文作品都表现平平,尤其是保罗•加芬克尔的名曲《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陈洁仪版这首歌的乡村感基本被流行化的编曲掩盖了,拿掉器乐,清唱起来说不定可以出彩。清唱挑战大经典,即使达不到标准,那也已经够酷了。

任何一张翻唱专辑都不应该为了讨好谁,更不该是迁就市场。我们看到国外的翻唱唱片基本都是用”tribute
album”,而不是“cover
album”来表达的,因为翻唱应该是一种崇高的致敬。陈洁仪向谁致敬?她在向爱情致敬,每次听她的《心动》我都会想起仓央嘉措的那句情诗,“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可能每个人都有一颗矫情的心吧。这是一个接近陌生了的女人唱的歌,矫情的说,它是一封写给爱情的信。

(文:朱尔摩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