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麓堂琴统》:徽文化对古琴的最大贡献

学琴不应仅学正调琴曲很多学琴的人,有一种错误的认识。他(她)们认为:学琴只学正调琴曲就行了,因为正调是琴的主流调式,正调琴曲自然也就是主流琴曲,外调琴曲并不重要。当然,也有一部分人不愿学习外调琴曲,是因弹奏外调琴曲时需要调弦,而调弦对他(她)们来说是很头痛的事。图片 1正调是琴的主流调式不假,但认为外调琴曲并不重要可就大错特错了。实际上,很多顶级琴曲如《潇湘水云》、《广陵散》等,都是外调琴曲。而对琴文化稍有了解的人就知道《潇湘水云》、《广陵散》等琴曲在琴文化中的地位是何等之重要。怎么能说外调琴曲并不重要呢?图片 2而那些因调弦而头痛的人,根本不能算是合格的琴者。古琴音乐是高度发达的音乐,其调式当然非常丰富,其调式的变换自然也十分常见。所以,定弦是琴者的最基本的一项能力。怎么可以因怕调弦而不学外调琴曲呢?图片 3所以,不管是因认为外调琴曲不重要,还是怕调弦,而不学外调琴曲,都是没有道理的。学琴,既要学习正调琴曲,也应学习外调琴曲。作为一个初学琴者,学习一两首外调琴曲,对其提高是很有帮助的。象《阳关三叠》、《凤求凰》等琴曲,都是琴者应该学习的。
(新闻来源:网络)

图片 4

我与彭斯相识,事出偶然。有一天,我的一个刚来不久的学生带来了几个绘画界的朋友,听琴之余,大家谈起琴与画的过去和现在,非常投缘。一番海阔天空之后,想不到他们当中一个专长油画的年轻人居然认起真来,当场表示要跟我学琴。这个人就是彭斯。学琴开始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他学得非常认真,对音乐的感觉也很到位,不单是学曲较快,而且很快就掌握了对一般人来说比较难以驾驭的调弦技术。在学习之余,他经常与我就琴与画的方方面面相互探讨,有时我让他听录音,他对我弹的有关山水的琴曲格外有感觉。几个月后,他回老家过年,回来后他请我看他的一些新作,其中一幅名为《水云遥遏图》的山水画引起了我的注意。从画中,我感觉彭斯的悟性很高。他在如此短暂的时空范围内,居然能把琴与画,能将自然与自己,联成一种这样融洽、默契的对话关系。究其原因,当然与他的文化素养、艺术理念,对传统文化的理解,还有造型写意的功力,都是分不开的。所以,他的画作就很不一样。

艺术审美 | 关于《西麓堂琴统》

中国山水画历来强调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彭斯这幅潇湘图当然不会例外。不过与众不同的是,潇湘两水,对他这个湖南娃来说简直太熟悉了。那种青山绿水、云雾缭绕的诗情画意,这是铭刻在他心灵深处的童年记忆。所以当他听到我弹的宋人郭楚望《潇湘水云》一曲时,在他内心引起的震荡和共鸣,也就可想而知了。为了画得更好,彭斯并不满足于记忆中的造化,所以在他过年回家的间隙,他又特地跑去看潇湘的实景,再次从中得到感悟,在其内心深处将景升华为意与境。在他酝酿、思考、提升的过程中,来自琴乐的艺术体验和表达经验,使他受到了重要启发。其实,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不仅对山水画家,对于琴人来说,也同样重要。明人徐上瀛《溪山琴况》心通造化的话,就说出了琴乐创作与演奏艺术所遵循的根本要求。不同的只是画与琴,两者的表达方式与艺术手段存在明显差异。以潇湘为例,画所表现的是具有实象、经过升华的景;而琴之写景,则相对抽象、模糊,而更多地表现为情。

中国明清时期经济文化的繁荣带动了古琴艺术的发展。徽州作为「徽文化」的发源地,在当时的琴学发展上也显现出欣欣向荣的一面。作为徽州最具代表性的琴谱,《西麓堂琴统》可谓是详尽包含了明清时期徽州琴人对古琴艺术传承的贡献和影响。本期「艺术审美」栏目就从六个角度和大家一同了解《西麓堂琴统》的内容。

清 杨宗稷《琴镜》卷四 《潇湘水云》琴谱

一、琴曲数量多

对彭斯这个有理念的青年油画家而言,基于他对中国传统审美的理解,运用西方油画的画笔和油彩,来表现具有如此强烈中国文化精神和艺术审美的画作,确非易事。从他的画中,似乎可以明显地感受到《潇湘水云》这首古曲在他心底引起的回响。他告诉我,他曾经选听了该曲的各种演奏本,进行了认真比较。最后他并没有欣赏时下舞台上流行的张扬、外在的演奏本,而是选择了比较接近明代融儒、道、禅艺术审美趣味的严天池泠泠云水淡《潇湘》诗意的演奏本。这个本子由于突出一个淡字,在艺术上更讲求内在意境、情趣与韵味的表达和追求。所以,从他的画中看不到一丝粗俗或肤浅,有的乃是绚丽之极复归于平淡的淡与雅。这完全是一种高品味的追求,其魅力在于它是对华丽的超越,这是臻于自觉之境后,下意识形成的自然流露。所以,我们从他的画中看到的决不是物象外表的简单轮廓,而是意象内中深含的对艺术精神和审美的微妙诠释。这就是他的画作之所以令人神往的奥秘所在。

原作者汪芝花费三十年时间将170首琴曲纳入《西麓堂琴统》中,比后世发现的大部琴谱《天闻阁琴谱》还多出29首。如此大量的琴曲对于现今古琴打谱工作者和琴学研究者们来说是一座丰富的资料包库。除此之外,《西麓堂琴统》中的琴曲年代都比较久远,比如琴曲《列女引》《逍遥吟》《逍遥引》都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作品。

这些年来,画坛上在经历了向西方现代艺术的热情探索和实践之后,一部分人开始思索要往回走,要回到我们文化传统的深处,去体验、去汲取,以便在当今新的高度上,达到再创造的目的。彭斯就是其中一个非常讲究传统笔墨,善于品味其独特韵味,又能具备内在创造形态的年轻油画家。他的整个思路、整个目光,都是非常开拓的,也是当代的。可以预见,在他今后的艺术道路上,经他不断努力探求,必将取得更加丰硕的成果。

二、有大量的孤本

吴 钊 古琴演奏家兼音乐史家 北京古琴研究会会长

孤本是指某书刊中仅有一份在世间流传的版本。在《西麓堂琴统》中,有47首孤本琴曲,32首调意中也有18首为孤本调意。另外历史上只有记载曲名却无曲谱的琴曲,如「嵇氏四弄」中《长侧》《短侧》两曲,也在琴谱中重现。

三、琴歌的收录

在《西麓堂琴统》中,也收录了15首琴歌。这对于琴歌逐渐走向没落的明清时期来说,是十分宝贵的财富。在这15首琴歌中,其中1首为琴歌调意,又名《秋风辞》,7首部分有歌词,另7首是完全的琴歌。而7首部分有词之曲都是在琴曲的某个段落出现,比全曲有词的琴歌更突出了古琴作为独奏时的旋律音色。而演唱歌词时也是整首曲子的点睛之笔,这样的弹唱方式不论是在当时还是现今都是很新颖的。

四、同名异曲现象首次出现

一般琴谱中只会收录一曲一名,而在《西麓堂琴统》中收录了相同曲名却不同曲谱的乐曲五首,分别是:1、《商意》和《商意》;2、《徵意》和《徵意》;3、《羽意》和《羽意》;4、《广陵散》和《又广陵散谱》;5、《泽畔吟》和《又》。

这其中,《商意》《徵意》《羽意》两个版本只是在乐曲中间部分有所变动,开头结尾基本相同,是不完全意义上的异曲,而后两首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版本。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作者在每卷的开头针对本卷琴曲都编配了调意,可见其缜密的用心。他认为《泽畔吟》和《广陵散》这两个版本都具有价值,无法割舍,所以将其同时收录在一本琴谱中,以供后世参考。

五、经典琴曲的首次收录

如今,很多经典的古琴名曲都是从《西麓堂琴统》而来的。比如《洞庭秋思》《醉渔唱晚》《汉宫秋》《欸乃》《桃源春晓》等。这样的琴曲在琴谱中共有26首,仅《汉宫秋》一曲,就被21本琴谱收录。这些琴曲旋律动听,琴家们乐于弹奏,自然就广为流传下来了。

六、失传已久的外调琴曲收录

「正调」是指古琴的七根琴弦按照五声音阶排列。除此之外都属于「外调」。古琴各调的调弦方法以图表的形式在多部琴谱中有刊载,最早出现在《太音大全集》中,统称为「转弦宗派」。

在「转弦宗派」中并不是所有曲调都有曲谱流传,而《西麓堂琴统》非常用心地收录了这些失传已久的外调琴曲。比如:玉女调琴曲《仙佩迎风》;泉鸣调琴曲《鸣凤吟》《孤竹君》和《凤翔千仞》;碧玉调琴曲《秋夜吟》和《秋宵步月》;间弦调琴曲《明君》;离忧调琴曲《忘忧》等等。

由此可见,徽文化的兴盛带动了古琴的发展,而这其中由以《西麓堂琴统》的贡献最大。这部著作不仅丰富了古琴曲的数量,更让古琴传统可表现的范围大大增强,成为日后琴家们纷纷钻研的经典著作。

插图:胡笳十八拍文姬归汉图

参考文献:

孙知. 以琴谱为视角论明清徽州琴人对古琴的贡献及影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