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琵琶挑战钢琴拉二胡奏响《卡门》

时而威岩高耸,时而婉转底流,这就是古筝山水主题体现出来的声音画面,而这一主题也是古筝的音色特点,即使您不会弹古筝,只要用手在上面撩动一二,高音和低音之间的贯通就会将您带入到山水之中,而其中的清新惬意自由舒展即便不刻意也会沁人心脾。
不过这样具有高雅性、历史性的民乐独奏演出,在当今社会中要想获得好的票房就不那么顺畅了,整场演出中上座率在五成左右,而大部分的观众则是带着孩子来进行启蒙教育的,其实这也难怪,演出曲目方面基本上都是大家能想到的传统选段,即便是有些新东西也是用古筝来弹奏不太流行的流行音乐,遵循历史固是好事,可别忘了突破创新才是现代人的追求,古筝如此,其他的民乐也是一个道理,听众需要的是能走进心灵的音乐创造者。

图片 1闵惠芬、龚一领衔“东方雅韵”本周六起亮相东艺
从5月26日起,东方艺术中心的周六下午两点将在东方演奏厅推出以民乐为主题的“东方雅韵”系列音乐会,使东艺在交响乐之外又开辟了一方普及音乐的平台。在今年的29场演出中,龚一、闵惠芬、罗小慈等民乐演奏家将一一登场,分别展示古琴、二胡、古筝等各类民族乐器的魅力。
特色一艺韵生动
2007年度的“东方雅韵”民乐系列音乐会共有29场,第一场将在本周六举行,最后一场结束于12月29日,每周六下午上演于东方演奏厅。届时,东方演奏厅内的吊兰、香熏营造出的典雅氛围将贯穿整个系列音乐会,每场演出都有一个富有民族诗意的名称,散发着宁静的艺术韵味。
“东方雅韵”选择的曲目既有传统的经典名作,也有充满创意的现代精品。《双阙》是著名作曲家谭盾的作品,作者以古朴的乐思和现代的创作手法相结合,通过几个不同的音乐画面表现了远古时代先民们狩猎的紧张场面和收获的喜悦情景。乐曲时而清远神秘,时而灵动激越,将二胡与扬琴的配合体现得惟妙惟肖,淋漓尽致。笛曲《琅王牙神韵》是笛子演奏家俞逊发途经琅王牙山时为山水陶醉,有感而发。笛子演奏用弹吐、虚吹,再加上哨声,混成一体,令人回味无穷。
特色二大师登场
根据每件民族乐器的特点,每场民乐音乐会的演奏形式也各有不同,既有古筝、二胡、笛子、琵琶等乐器的独奏专场,也有琵琶与古筝、二胡与扬琴、二胡与钢琴等不同乐器组合专场。音乐会邀请了闵惠芬、龚一等大师级的民乐演奏家,也有罗小慈、刘英、戴晓莲、吴强等国内民乐界的中坚力量,还有一批民乐新人。
著名的古琴大师龚一先生将会在6月9日现身“潇湘水云”古琴独奏专场,为大家奉上千古名曲《流水》,讲述春秋时期的俞伯牙、钟子期知音相遇的故事。“涓涓细流,远浪渐来”,乐曲将把多种流水动态表现得淋漓尽致。
7月7日的“敦煌之韵”二胡专场将是二胡演奏家闵惠芬的独奏音乐会。费城交响乐团指挥大师奥曼迪称赞闵惠芬是一位“超天才的二胡演奏家”,她演奏的东北民间乐曲《江河水》也曾使指挥大师小泽征尔感动得伏案恸哭。闵惠芬的演奏风格热情内涵,情感气势与神韵合而为一,在先后访问过的十几个国家和地区中均获得高度评价。
特色三中西对话
8月11日、9月1日、11月3日,分别是中国乐器二胡、唢呐、琵琶与钢琴等西洋乐器的合奏。届时,将演奏《卡门》、《流浪者之歌》和《影子回旋曲》等著名改编曲目,令观众们感受中西合璧的奇妙魅力。
8月11日是“琴韵”二胡与钢琴音乐会。二胡虽被称为东方小提琴,但是小提琴有四根弦,而二胡只有两根弦,原本在小提琴演奏中炫技的曲子,用二胡演奏的难度可想而知,上下把位转换需要深厚的基本功,这场音乐会将把《流浪者之歌》、《卡门》等西方作品移植到二胡上。
11月3日的“飞花点翠”琵琶与钢琴音乐会则将是另一种风格。琵琶在中国有两千多年的发展历史,有着宽广的音域,合奏时常音区有三个八度,其音色多样、表现力和演奏技巧丰富,素有“民乐之王”的美称,而钢琴众所周知是西洋乐器中使用频率最高的乐器,同样被称为“乐器之王”。王者相遇,碰撞出的将是别样的火花、智慧、激情。
特色四诗乐合鸣
7月14日、8月25日、9月22日都是结合诗歌、书法艺术的音乐会。比如“大漠孤烟”音乐会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边塞诗词主题、“好梦留人睡”是“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的历代君王诗词主题音乐会、“春雨江南”是“风吹山林兮,月照花影移”的抒情诗词主题音乐会。音乐会除了邀请演奏家当场演奏外,还将邀请主持人或演员和着音乐意境朗诵古典诗词。
12月29日的“琴书墨韵”古筝独奏专场中,古筝演奏家罗小慈将展示筝与诗词、书法的结合。“民乐三女杰”之一的罗小慈演奏气质独特、飘逸洒脱而富于激情;风格委婉华丽、刚柔并济且挥洒自如。在潜心研习筝艺的同时,罗小慈在中国书画、民族声乐、戏曲、古琴等诸多方面也有所涉猎,她将古筝与古乐、诗词、书法等艺术形式相结合,开创了新的筝乐表现形式。音乐会上,观众不仅能聆听到飘逸洒脱、富于激情的演奏,还能欣赏到她挥毫泼墨的风采。
特色五指弦齐奏
在5月26日的首场演出“弦舞清风”古筝与琵琶音乐会中,古筝演奏家吉炜、琵琶演奏家汤晓风将携手展示中国最古老的弹弦乐器古筝和中国乐器之王琵琶的完美融合。
古筝演奏家吉炜从艺二十余年,古筝演奏深具灵动的气质,擅于以风格迥异的手法和独特的音乐理解演绎古筝作品,使听者能够感受到作品鲜亮的生命动感;提到琵琶,上海民族乐团的首席演奏家汤晓风觉得这也算是门冷僻的乐器,而且传统曲目也比较少,流传至今较为熟知的曲目也不过二十多首,而男性琵琶演奏员在如今民乐演奏中并不多见:“在古代,琵琶都是由宫廷乐师弹奏的,上一辈的琵琶大师也以男性居多。但如今人们的观念有了变化,同辈中大多是女孩子在学习琵琶,很多诗词也描写了女性弹奏琵琶,间接造成了这样的误会。”对于琵琶和古筝的组合,汤晓风认为这两种乐器都属于手指接触琴弦的,琵琶发音短促,而古筝音色更为多变,所以二者的合作将会非常协和。
链接.“东方雅韵”民乐音乐会 5月26日“弦舞清风”古筝与琵琶
6月9日“潇湘水云”古琴独奏专场 6月23日“双阙”二胡与扬琴
7月7日“敦煌之韵”二胡独奏专场 7月14日“大漠孤烟”民乐与诗歌
7月21日“百鸟朝凤”唢呐独奏专场 7月28日“竹弦清谈”室内乐及独奏
8月4日“蝶恋花”民族声乐独唱、重唱 8月11日“琴韵”二胡与钢琴
8月18日“琅玡神韵”笛箫独奏专场 8月25日“好梦留人睡”民乐与诗歌
9月1日“晨风雅韵”唢呐与钢琴 9月8日“戏谈”民族室内乐专场
9月15日“石破天惊”二胡专场 9月22日“春雨江南”民乐与诗歌
9月29日“竹管天下”笛子、唢呐与笙 10月6日“幽兰逢春”笛子与琵琶
10月13日“剑器”柳琴与中阮 10月20日“乐语静思”筝箫专场
10月27日“管弦‘乐’”二胡与唢呐、萨克斯 11月3日“飞花点翠”琵琶与钢琴
11月10日“狂想曲系列”二胡现代作品专场 11月17日“乐满江南”民族室内乐专场
11月24日“姑苏行”笛子独奏专场 12月1日“清风入弦”琵琶独奏专场
12月8日“从古到今”古筝独奏专场 12月15日“空山鸟语”二胡独奏专场
12月22日“黄梅余韵”唢呐独奏专场 12月29日“琴书墨韵”古筝独奏专场

图片 2

“国乐中的诗书画”系列演出传递中国传统文化意蕴图片由上海民族乐团提供

29日,上海民族乐团将举行一场名为《墨戏》的演出。这是一场音乐会,也将是一堂书法美学课。

作为“国乐中的诗书画”系列演出之三,上海民族乐团已经为观众呈现了两场用旋律表达诗歌意蕴的音乐会。

演出前夕,上海民族乐团团长、古筝演奏家罗小慈接受了记者专访,畅谈她的创作心得以及对当下民乐发展的思考。

书法与音乐都追求心到手到

《墨戏》是罗小慈创作的第一部古筝独奏曲。“墨戏”一词来源于宋代文人画,文人画家们以一种随性的心态即兴挥毫以抒发心境。

罗小慈与书法结缘比古筝还早,在父亲的影响下,她从5岁起就学书法。10岁时,作品就被送往日本进行文化交流。

2004年,罗小慈决定创作一部古筝作品,把自己对中国笔墨精神的感悟融入音乐之中。“我喜欢篆隶的高古、行草的流畅、楷书的端庄,而古筝这件乐器的性格亦刚亦柔,豪放与婉约兼备,非常契合我心中书法的意象。”罗小慈说。

起初,这首曲子取名为《书魂》,可写着写着就遇到了瓶颈,作品被搁置了。反复思量后,罗小慈决定不再执着于对书法史的描绘,也不具象地表现某位书法家及其作品,而是从书者内心的体验出发,传达书写者笔下的气息以及心中的情感。

2007年,《墨戏》问世,这部作品被形容为一个人的交响乐,时而深沉古拙,时而素淡空灵,时而淋漓挥洒,在多变的音乐律动中展现出中国书法的气象万千。

《墨戏》的第一个小标题叫“行云流水”。谱曲时,罗小慈想象的是王羲之的
《兰亭序》。她早就记不清曾经多少次读过此帖,但每一次都有不一样的感受。“王羲之的连笔是笔断意不断,就好像音乐中音断气不断是一样的。”罗小慈说。

书法和音乐其内在的审美意蕴是相通的。书法是线条的艺术,寥寥数笔,但线条感极美。民族音乐讲究旋律,无论是江南丝竹还是广东音乐,都充满了音乐的线条。书法中墨分五色,音乐也有对音色、音质的讲究。书画中有“力透纸背”一说,音乐里则有“金石之声”的说法。书画讲究留白,中国音乐里也有“留白”,此时无声胜有声就是音乐的留白。

多年来,罗小慈一直在找寻自己与古筝之间的关系,她追求的不是超越,而是人琴合一的状态。书法也是如此,笔是手的延伸,是身体的一部分。无论是创作、演奏音乐,还是写书法,她心中向往的都是那种游刃有余、心到手到的状态。

左手行韵是古筝独特的魅力

聆听《墨戏》,会听出些许古琴的味道。

古琴是罗小慈在上海音乐学院学习时的第二专业,她的老师是古琴大师龚一。古琴的悠远与古朴成为了罗小慈日后进行艺术创作的底色。写《墨戏》时,她将旋律的主题设定在低音区,对古琴音乐的借鉴使整首曲子的气质与书法这一有着几千年历史的国粹非常相符。

古筝虽然是一件古老的弹拨乐器,但它有4个八度,音域很宽广,表现力很丰富。尤其是近现代以来,古筝的演奏技法发展很快,对钢琴、琵琶、吉他演奏技法的借鉴,使它的表现颇具张力,既能表现小桥流水,也能表现气势磅礴;既能描绘月下独酌,也能展现千军万马。

在《墨戏》中能听到大量的现代古筝演奏技法。在开头的慢板过后,有一段行板运用了快速指序技法,这段演奏的力度并不强,却举重若轻地表达了墨在毛笔尖上连绵不断地流动。这部作品还借鉴了钢琴的手法,右手运用快速指序技法,左手则奏出和声与和弦,这种有别于传统音乐单线条的创作,让《墨戏》在听觉上更为立体。

尽管运用了许多现代技法,但开场那段慢板的古琴音乐为全曲定下了沉静的基调。“如果整首曲子全是现代技法的堆砌,如果我把古筝曲写得像钢琴曲,那可能听上去很热闹。但我觉得一首好的原创作品不仅仅要热闹,还需要文化底蕴,要体现出这件乐器的独特之处。”罗小慈说。

在罗小慈看来,古筝与其他民族乐器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弹奏时左手的行韵。左手按、滑、揉、颤的技巧使古筝奏出的旋律韵味无穷。

既是音乐会又是书法美学课

2000年,罗小慈在首演《陆游与唐婉》时,将古筝演奏、现场书法、交响合唱、诗词吟诵多种艺术形式相结合,在中国民乐界开创先河。从那时起,她就试图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打破单一演奏的模式,并将中国历史人文精神和书画的意境融入音乐之中。

从去年起,上海民族乐团推出了“国乐中的诗书画”系列音乐会,《空山》和《月影》两场演出用音符带领观众行走崇山峻岭,在音乐中寻找诗意。

作为这一系列的第三场演出,《墨戏》既是一场音乐会,又将是一堂书法美学课,除了罗小慈创作的古筝作品《墨戏》,观众还将听到其他音乐家创作的一批兼具传统神韵和当代气质的民族室内乐作品。

音乐会制作人周薇说:“我们想试着探索在一台音乐会的时间里既不通过影像视觉,又不借助舞美手段,纯粹用音乐让观众感受书法的魅力。”这场音乐会的编排和设计并非按照书法的历史脉络,也不是根据篆、隶、草、行、楷等分类的风格呈现,而是通过书法名家、名作、典故,甚至是一个笔法为主题,由表及里,由小见大地挖掘书法艺术的深层文化基底。

在中国的美学表达里,留白似乎随处可见。大到山水丹青的天地之间,小到书法技法里的线条之中都讲究留白。“飞白”就是这样一种很有意思的书法技巧。笔画中间夹杂着丝丝点点的白痕,给人以飞动的感觉,故此得名。由作曲家老锣所写的琵琶重奏《侠心飞白》将通过琵琶、高音笙、中音笙和大提琴来表达飞白的意境。

第一次听到作曲家刘星的《无形之剑》时,周薇就想起了王羲之的《兰亭序》中描写的场景:文人们把酒盛入酒器中,随着曲水缓缓流淌,依次与诗意的灵魂相遇,于是便有了37首精彩的诗篇。由无膜笛、高音笙、琵琶、中阮、大阮、镲芯鼓等乐器呈现的重奏恰到好处地传达了兰亭曲水的笔墨意韵。

除了老锣、刘星等知名作曲家,“80后”“90后”的作曲家也将用新颖的音乐语言表达当代人对传统文化的思考和理解。琵琶与打击乐《望岳》用澎湃激越的旋律展现颜真卿的祭侄悲歌;竹笛与钢琴的《竹石》苍劲雄浑,展现郑板桥笔下的竹石风骨;打击乐独奏《墨思》,在跌宕起伏间呈现自然赋予的精气神;合奏《临池》,则在灵动流转中讲述着人们对书法之美的追求和渴望。

引领半步创新要有分寸感

除了“国乐中的诗书画”系列,上海民族乐团近日还在进行原创音乐会《外滩故事》的京沪穗巡演。此前,《海上生民乐》已经成功进行了世界巡演,《栀子花开》则广受年轻观众欢迎。

这些年,罗小慈一直在寻找民乐在这个时代的最佳表达。在她看来,民乐的发展不能一味地守。“传统的文人音乐之所以到后来走入瓶颈,就是因为它比较小众化、程式化,与观众的生活与欣赏习惯形成了一种间离。”

民乐必须要创新,但创新也要把握好分寸感,既要保留传统,也要符合当代听众的审美。罗小慈把这种创新称为“引领半步”,她说:“创新不是拍脑袋,一味追求刺激与新奇的创新是没有底蕴的,是没有根和魂的。民族音乐的根基就在于它特有的美和意蕴。”

罗小慈坦言,优秀的原创民乐作品太少是目前民乐发展的瓶颈。上海民族乐团已经连续几年推出了演出季,但和西方乐团有浩如烟海的演出曲目可选择不同,民乐作品的数量没有那么多,尤其是优秀的现代作品更少。

“民乐的创作很难,因为民乐器都很有个性,好的作品既要体现乐器的个性,还要体现乐团的特点,更需适应现代观众的审美心理和欣赏节奏。目前我们已经与许多年轻作曲家进行了合作,也希望更多的作曲家能够以民乐为载体进行创作。”罗小慈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