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竹走出幸福路

图片 1
记者到杭州市余杭区中泰乡的时候,这里刚刚开过第二届“竹笛之乡文化艺术节”,听说艺术节开幕式上最火爆的节目是100位笛厂老板吹响的笛子合奏《金蛇狂舞》。艺术节每年放在这个时节,是因为冬至前后原本就是中泰人一年中最忙碌最闹猛的节日——这两天,中泰竹山上下都是砍竹制笛人。
昔日满山苦竹1毛钱1斤,苦得连野猪都不啃。穷苦了上千年的杭州中泰乡紫荆村,如今办了100家制笛工厂,销量占全国市场的一半,还远销东南亚。中泰乡数千名孩子个个会吹笛子,有的还考上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竹笛专业。
1个村近百家制笛厂
昨天,我来到杭州中泰乡紫荆村仙洞山,山脚下,一辆辆满载着竹子的人力车往村里拉去,山路上一捆捆的竹子整齐地码放着,几位村民正在往每捆竹子上插一根1米左右长的小竹竿。“竹竿插上,就好背竹子啊!”村民老郭说着,“嘿呦——”一大捆竹子背上了肩膀,拖到人力车上。
抬头一望,上百位村民在山坡上砍竹子。村民老黄说:“立冬以后立春以前,霜打的竹子最适宜制笛。手感好,而且没有虫蛀的斑点。”
竹子运到山下,就分头进了村里八九十家制笛工厂。
“永华乐器厂”、“”金声乐器厂、“笛韵乐器厂”、“笛萧乐器厂”……几乎每一幢农家小楼就是一家笛子工厂。
村民老胡在自家院子里裁制竹笛原料。电动切割机的噪音很大,他扯着嗓子告诉我:“40多厘米一根笛子,每根竹子能切三四根竹笛。”
吹好笛子才能做好笛,开厂的村民们都能吹出小曲儿来,前两天中泰乡竹笛节上,有一个节目就是百位笛厂老板吹奏《金蛇狂舞》。不过他们几乎都笑着告诉我:“我家孩子比我吹得好。”
全乡孩子大都会吹笛
周五下午,杭州中泰小学305班学生鲍一凡趁着课间活动时间,拿出笛子吹奏起了《阿佤人民唱新歌》,他乐呵呵地告诉我:“每个同学的课桌里都放着根笛子。”
305班的鲍一凡是学校里的“最佳小笛手”。这个10岁的小男孩已经有4年的吹奏经验,家里也开了制笛小作坊,他的笛子就是爸爸亲手做的。
在笛乡中泰,笛子课是所有小学生的一门必修课。“没唱过的歌,只要给孩子们一根笛子,他们就会读谱吹笛,吹过一遍后,就能哼歌了。”中泰小学的老师鲍华锋说,“我们3到6年级大约1000名学生,多次表演过‘千笛合奏’。”中泰乡10岁以上的孩子,几乎都会吹笛子,
中泰小学办公室主任鲍华锋告诉我:“我们有个校本课程,叫《竹乡笛韵》,从三年级开始,笛子课每周一节,教授学生认识竹子、竹笛制作和笛子吹奏。”
村里孩子周密、董寅聪竹笛吹得出色,如今分别在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学习竹笛专业。
全国一半笛子出中泰
“长大了,把我爸爸的工厂开到北京去。”许多孩子们心里都有个梦——以后要像董雪华那样,在笛子上刻名字,到北京开个工作室,给音乐学院的教授和学生们定制品牌竹笛。
董雪华今年37岁,在村里开了家“灵声乐器厂”,在北京西客站附近则有个“董雪华工作室”,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中国戏曲学院、沈阳音乐学院、中国广播乐团等单位的笛子名家都到他的工作室定做竹笛。
周日上午,董雪华在工作室加班,为一根紫竹笛挖孔校音,他说:“这是给音乐学院的教授定做的笛子,他们对笛子的要求很高,因此我工作室出去的笛子量不大,每年大约1000根左右。”
中国音协管乐研究会副会长张维良师生的笛子全部出自董雪华工作室,每年大约100根左右。张维良告诉我:“全国大约50%的竹笛来自中泰,70%的中高档竹笛出自紫荆村。这样的笛村,全国没有第二个。”
“低档笛子五六元一支,高档的上千元一支。”紫荆村方书记说,村里100多家制笛工厂,年产值六七千万元左右,另外还有20家配套工厂,包括刻字厂、牛角厂、油漆厂、笛包厂、纸板盒子厂、木塞厂、打孔机厂等等,村民人均收入达1.3万元。
苦竹曾经伴穷乡
中泰有苦竹2.8万亩,隋朝开始,每年冬季,余杭泰山铜岭桥(现紫荆村)的山民,就砍下一捆捆的苦竹(也叫笛竹),肩挑、牛驮、独轮车推,纷纷从山间小道上运送到运河边上,装上船沿大运河北上,一直运到长安、汴梁、燕京。从此,黄河流域,长江流域都有用余杭铜岭桥的竹做成的笛了。
唐宋元明清,历代王朝都喜欢用余杭铜铃桥的笛竹制成宫廷御笛。每年从余杭通过水路运来的笛竹,都有宫廷乐师请乐工制成御笛,敬献给皇上。
但是直到20多年前,这里还只是浙江省“苦竹之乡”。“那时候,竹子价钱是每斤1毛钱,村民们日子过得都紧巴巴,有的竹乡还能卖笋赚钱,可苦竹根发出来的苦笋,连野猪嫌苦,不愿吃。”村民董仲彬说,那时侯,大量苦竹当柴烧,或者做竹竿、帐竿、旗竿、钓竿等原料,“不过,我们知道苦竹是制笛子的好材料,因为全国各地的音乐教授、制笛厂都来我们这里挑竹子。”
传奇的上海制笛师
中泰从“苦竹之乡”到“中国笛乡”的跨越,和一个名叫周林生的上海人分不开。
我在鹂音笛萧厂、村民李德华的家里见到了周林生,他今年60岁,留了山羊胡子,身材瘦瘦的,十分热情开朗。
周林生原是制笛师,后师从笛子演奏大师陆春龄,精通笛子制作和演奏。在中泰,年长的称周林生为“周老师”,年轻的唤他“娘舅”、“干爹”,年幼的称他为“爷爷”。
1984年冬天,在上海民族乐器一厂任制笛师的周林生,来到中泰乡紫荆村铜岭桥采竹。“冬至的竹质硬不易虫蛀,用3年龄竹靠近根部的竹节制笛为最佳。”周林生边觅竹边与村民交谈着,没注意脚下,被山坡上横着的一节竹根绊了一下,从山坡上滚了下来,三根肋骨骨折。村民们将他送至医院治疗,之后又在村民家养伤。
在村民的精心照料下,周林生康复了。朴实的村民,淳厚的民风,使周林生深受感动。从此,他与中泰竹农结下不解之缘。
这年,中泰第一家笛箫社在周林生的努力下成立,周先生向村民传授了笛子制作技艺。
每到周末,他从上海赶到铜岭桥指导村民制作笛子,边教边示范,把制笛技艺无偿地、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村民。
周林生在指导村民制笛的同时,还免费指导村民吹奏笛子。有的村民上了年纪手势硬,周先生就手把手进行指导。竹笛的优美音色,使笛乡子女逐渐喜爱上了笛艺。七年前的一天清晨,还是十二三岁小姑娘的周密,拿着笛子来到离家不远的水库大坝上练习吹笛。正巧,周老师也在坝上晨练。听到小姑娘的笛声,周老师就主动上前指导,并鼓励她学笛艺。经过苦练,周密于今年考取了中央音乐学院。

中国乐器协会网讯:据中国文化报报道,浙江省余杭区紫荆村家家户户制作竹笛,年产中高档笛箫200万支,年产值六七千万元,村里不仅制作笛子,还着力培养孩子吹奏竹笛。

图片 2记者
冯云飞:这儿哪来的笛声啊?这里面还有吹笛子的呢,我得进去看看啊,老板,您这儿笛子还真不少啊。
经销商:是啊,我们这儿是竹笛是乡,什么样的笛子都有,高中低档的一应俱全。
记者
冯云飞:哎,既然是竹笛之乡,那我就给他们出一个难题,在这儿最长的和最短的笛子是什么样呢?
记者
冯云飞:几经寻找终于来到这个朋友家,听说他们家就收藏着当地最长的笛子,还有最小的笛子,究竟这最长的有多长呢?上笛子
不会吧你们拿着一个长槁,就进来了,这是笛子吗? 笛子专家
周林生:这是笛子。 记者
冯云飞:这儿哪来的笛声啊?这里面还有吹笛子的呢,我得进去看看啊,老板,您这儿笛子还真不少啊。
经销商:是啊,我们这儿是竹笛是乡,什么样的笛子都有,高中低档的一应俱全。
记者
冯云飞:哎,既然是竹笛之乡,那我就给他们出一个难题,在这儿最长的和最短的笛子是什么样呢?
记者
冯云飞:几经寻找终于来到这个朋友家,听说他们家就收藏着当地最长的笛子,还有最小的笛子,究竟这最长的有多长呢?上笛子
不会吧你们拿着一个长槁,就进来了,这是笛子吗? 笛子专家
周林生:这是笛子。 记者
冯云飞:天呐,您看到了吗?如此之长啊,这有多长呢? 笛子专家
周林生:大概有2.5米。 记者 冯云飞:也就是两米半。 笛子专家
周林生:两米半。 记者 冯云飞:它的直径呢? 笛子专家
周林生:粗,大概是5厘米粗。 记者
冯云飞:咱们做个比较啊,您看看这个是正常笛子和它相比起来瞧见了吗,那像这个是不是只作为工艺品呢。
笛子专家 周林生:这个也可以吹的。 记者
冯云飞:这个也能吹啊?这得有多大的手才能吹啊? 笛子专家
周林生:要三个人才能吹,我们一起试试看。记者
冯云飞:这需要多大的肺活量啊?咱们吹这个笛子真没想到这是最大的笛子,那最小的您这儿有吗?
笛子专家 周林生:最小的在我这里你看。 记者 冯云飞:这能吹出音来?
笛子专家 周林生:这叫口笛,我来试试看。 记者
冯云飞:最小的笛子普通的竹笛,还有这个巨形的,最长的笛子,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这些都是产自竹笛之乡,这样就让咱们到竹笛的
生产加工基地去看看。
看来,浙江省中泰乡号称“竹笛之乡”可是一点不假,据说在每5根竹笛中就会有3根竹笛产自这里,而中泰乡的竹笛又以当地的紫荆村最多,也最出名。浙江省杭州市中泰乡苦竹业协会副会长董仲彬:整个中泰乡有100家左右,重点就是在紫荆村,总量肯定上百万只了,那么产值也就是上千万,如果是高档的话
1枝500多 800多都有,那么低档就几块钱也有,一般来说20%的利润还是有的。
记者
冯云飞:在竹笛之乡,这几年他们每天都会举办中国笛子艺术夏令营,来自全国的这些竹笛爱好者都会参与其中感受竹笛文化,您看来得早不如来得早,正好在我们拍摄的过程中,正巧碰到了这些由竹笛爱好者组成的大部队向我们这边走来,你们都来自哪里呢?
笛子爱好者:大连。 记者 冯云飞:
那你们现在在竹笛之乡有没有买笛子?买了几枝? 笛子爱好者:两枝。 记者
冯云飞:两枝呢,大概多少钱啊? 笛子爱好者:第一枝80,第二枝400。 记者
冯云飞:买多少钱的笛子? 笛子爱好者:200块钱。 记者
冯云飞:你们以前有没有想过,这些笛子是用什么竹子做的?大声点儿告诉我。
笛子爱好者:苦竹。
据专家介绍,在我国,竹笛有70%——80%是用苦竹作成,而上等竹笛原料更是非苦竹莫属。
记者
冯云飞:在这个苦竹种质资源库,我真是长了不少见识,认识了一些苦竹的品种,比如像这样的叫做斑苦竹,你们像我身后的这个
叫做黄条苦竹,还有它后面稍微高一点的,那个叫做长叶苦竹,再往这边来看,这个叫做光柽苦竹,在这里您可以见到24种苦竹。您瞧瞧见这山上山下种的全都是竹子,它们的覆盖面积达到了28000亩,那么竹材的蓄积量达到了8到10万吨之多,不过您知道吗?在这么多的竹子当中,能够做笛子的只有两种,这种就是用来做竹笛的苦竹
叫做茂木苦竹,在当地简称为苦竹,还有一种叫做狭叶青苦竹,也是用来做竹笛的,不过我有个问题,您看看在24种苦竹子为什么只有这两种它们能够做竹笛?究竟和其它的苦竹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呢?
村民:它这个竹节长。 记者
冯云飞:难怪呢平时我看那个竹笛,它两个节基本上没有,是一条整个的竹子是吧?这样它特别长,所以就能够做笛子了。
村民:第二个它圆度好。 记者
冯云飞:那像您砍的这一根,它大概是几年的,一般才能做笛子呢?
村民:这一根四年以上的,我们这里一般都三年以上。 记者
冯云飞:比如说这么一亩的地里面能够产多少这样的竹子?它能够用来做竹笛的又占到多少呢?
村民:我们一亩地400根到500根,比如这个一根4块钱,它通过加工一样那不一定了,几百块也有的。
记者 冯云飞:这次可以好好做一个竹笛了。 村民:你砍主子干嘛呢? 记者
冯云飞:做笛子啊。 村民:这根竹现在不能做笛子。 记者
冯云飞:啊,刚才在山上他们告诉我,这是做笛子的上好材料啊,怎么又不能做了呢?
笛子专家
周林生:它要求就是原材料砍下来以后,它要追求自然干燥,至少要有两年的周期,还有一个就是砍伐的时间也很有讲究,一般是冬天,那么我们称它为砍的这个竹子叫腊竹,就是腊月的竹子,你像夏天去砍的竹子容易生虫蛀,所以一般他们夏天是不砍竹子的。
记者
冯云飞:您看在我身后的这些竹子才是拿来做笛子的,不过又发现一个问题,您在这儿精挑细选什么呢?
村民:我先选长短,在48厘米长就可以用了。 记者
冯云飞:长度这是第一点,那还有其他要求吗?
村民:像这一个竹子,太扁了,它很轻。 记者
冯云飞:还不能扁,得非常圆润的,还有一个就是重量了,如果太轻的话看来也不行啊,看来在这一步挑选竹子,要记住三点,那么接下来该做什么呢?
记者
冯云飞:干嘛呢烤竹子,这个是制作竹笛中,非常重要的一道工序不能把它烤焦了,烤完了以后交给这位师傅,然后您在这儿做什么呢?
村民:我在把那个弯的撬直。 记者 冯云飞:那要烤的多直啊。
村民:烤的基本上眼看差不多就行了。 记者
冯云飞:凭经验了,那像你们一天的话大概要烤多少竹子?
村民:一天五六百根。 记者
冯云飞:五六百根啊,那是不是烤完了以后就可以打眼了。 村民:还不行啊。
记者 冯云飞:啊,这还不能打眼啊。 记者 冯云飞:您刚才听到的是C调的 1 2 3
4 5 6
,其实根据不同调的笛子,我们刚才吹的也是不同调的1,依次就是CDEFGA,像我这个您看,就是A调的1了,这个竹子它有长短粗细不同,所以它们根据不同的材质确定的每一根笛子它的首调也是不同的,但是面对这么一大堆材料这个技师怎么样因材定调的呢?
浙江省杭州市中泰乡苦竹业协会副会长董仲彬:比如这个料子,这个料子我根据它的外径可以调出G调的,那么我就把G调的样子,先把它吹孔打出来,这里划一道。
记者
冯云飞:在这个制作室里面,我发现这墙上挂着大大小小不同的版,咱们摘下来看看啊。这边怎么还有这么多线啊?这到底是干嘛用的呀?
村民:这是定音板,这个线能给它定出这个音孔的位置。 记者
冯云飞:那为什么这个板大小有不同啊?
村民:因为笛子的调门不同,所以它的定音线版不同,那这个定什么调啊?这个是定E调跟F调的。
记者
冯云飞:您看见了吗?这个笛子打好眼以后,它还要往这个笛子里面塞一个软木塞,究竟是做什么用的呢?
村民:没有木塞,气就往两头跑,塞好了吧,气从一头出来,音就会出来的。
记者
冯云飞:哎您看见了吗?这个是一个电子的定音器,根据我唱的高低不同,它显示的不同的调,这个笛子经过了,定音打眼以后,还要进行细微的校音,不过这已经打好眼儿了,怎么进行校音呢?
浙江省杭州市中泰乡苦竹业协会副会长董仲彬:如果是某一个音偏低了,把它往上弯一点那么有些八度不准了,色音不好的,用这个绞刀修一下。
记者
冯云飞:等得我好辛苦啊,终于把这些字刻好了看看,每日农经,栏目的名称,紫荆村制造笛子的农民朋友,特别热情一定要把这个笛子送给我们栏目,在这里对他们表示感谢,您看这个笛子在经过上色、上漆,就可以进行演奏了。
记者
冯云飞:哎呀您听听,多悠扬的一首金蛇狂舞啊,不过我估计您一定想不到,在我身后的这群演奏者,他们可不是一般的音乐爱好者,而是当地生产制作竹笛厂家的老板,除了他们,在全村现在已经有近三分之一的人,也就是100多户农民,他们逐渐的在成为生产制造工艺厂的老板,我问一下你们这个每年每家每户得生产多少笛子啊?
村民:两万多。 记者 冯云飞:那能卖多少钱啊?达到十万得请举手,20万的
30万的,那像你们这些竹笛都销往哪里呢? 村民:应该是有华人的地方都有。
记者
冯云飞:刚才咱吹完了笛子,现在换上的叫做排箫,当地对于苦竹开发出来的系列产品和这些乐器真是不少,除了苦竹开发的这个笛子、排箫,还有你像这个见过吗?叫做南箫。
这个叫做竹埙
现在当地的苦竹产业是越来越壮大,苦竹生意是越来越红火,他们用聪明才智和勤劳的双手吹出的那是幸福之歌呀。

——苦竹之乡名副其实

紫荆村由原巴家桥、铜岭桥两村合并而成,全村现有24个村民小组784户,近3000人。全村共有山林12210亩,其中竹林面积约8000亩,人均达3亩,森林覆盖率达91.7%。因有苦竹林6000亩,该村素有“中国苦竹之乡”美誉,以苦竹及笛箫制品享誉全国。中泰街道万亩苦竹现代科技示范园区的核心区块、全国唯一的苦竹种质资源基因库就坐落于该村。目前,集休闲、观光、旅游于一体的现代化农业示范基地已在这里初具雏形。

因独特的气候和土壤条件,紫荆村特别适合苦竹生长,竹笛、竹箫的加工制作和销售是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全村共有各类笛箫制作企业100多家,产品远销全国各地及东南亚、韩国、日本等国家和地区。

“竹笛村,我们名副其实。”杭州余杭中泰江韵乐器厂厂长丁志刚说:原铜岭桥村的300多家农户中有100多家制作笛箫,余下的200多家则办有笛箫制作配套工序作坊,如刻字厂、油漆厂、木塞厂、打孔机厂……“低档笛子五六元一支,高档的上千元一支。”紫荆村党委书记周玉林说,村里制笛工厂年产值六七千万元,年产中高档笛箫达200万支。

——从苦竹之乡到竹笛之乡

据了解,从“苦竹之乡”到“中国笛乡”的转变,与身为上海人的周林生分不开。记者在丁志刚家中见到了他,今年66岁的周林生热情、开朗、健谈。

周林生原是制笛师,曾师从笛子演奏大师陆春龄,精通笛子制作和演奏。1984年冬天,在上海民族乐器一厂任制笛师的周林生来到紫荆村铜岭桥采竹。从此,他与这里的竹农结下了不解之缘。同年,中泰街道第一家笛箫社在周林生的努力下成立,周林生开始向村民传授笛子制作技艺。那时每到周末,他就从上海赶到铜岭桥指导村民制作笛子,边教边示范,把制笛技艺毫无保留地免费传授给村民,并免费教授村民吹奏笛子。

“如今,我每年有一半时间住在这里。看着村里成立了合作社,制笛技术上去了,竹笛产业良性循环,我深感欣慰。”周林生笑言道。

——万元精品竹笛

在紫荆村会做笛子,不是件了不起的事,但做出来的竹笛一根能卖到一万元,那才叫本事。丁志刚做的笛子就能卖这个价。“说了一万,少一分都不卖。”丁志刚斩钉截铁地说。这一万块钱一把的笛子,丁志刚说叫“尺八”,是一种日本乐器,它价高是有理由的。做“尺八”的竹子叫桂竹,很难寻找,目前都是从台湾运过来的,而运过来的桂竹,五根里面有一根能做“尺八”就不错了,能做精品的更是百里挑一。

整个中泰街道,能做“尺八”的人不多,即便全国,能做精品“尺八”的也屈指可数,丁志刚是其中的佼佼者。丁志刚说:“笛子一般十几年就开裂了,但‘尺八’不会,特殊工艺做成的‘尺八’能够百年不坏,价格高也理所当然。”丁志刚工作室里还有一种另类的乐器,个头比“尺八”还粗还长,孔也很多,它叫“大芩”,是韩国的“笛子”,一根也要卖五六千元。靠着这两手绝活,丁志刚在众多制笛师中脱颖而出。他肯钻研,有自己的想法。2012年下半年,丁志刚研制出了一种用合成材料代替竹子制作的笛子。“不是天然的材质,但可吹出天然的声音。”丁志刚颇为自信地说,“希望通过我的努力,使北方的笛子爱好者不会再为笛子开裂这个事发愁。”

——成立竹笛专业合作社

2011年7月,村民董雪华、黄卫东、董生华、陶卫东等人牵头成立了杭州余杭铜音竹笛专业合作社,53家私营企业自愿加入。合作社以打造中国竹笛之乡知名商标品牌为目标,带领全村制笛农户共同发展,目前已与12个省市的竹笛专业委员会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合作社成立一年多来,有组织地参加了中国国际乐器展览会等各大展会;建立了合作社宣传网站,成立了杭州余杭铜音竹笛文化艺术研究院,统一了竹笛的包装设计;举办了系列讲座、培训、交流等活动。

村民董雪华不仅在村里开了“灵声乐器厂”,在北京还有“董雪华工作室”,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等知名音乐院校的笛子名家都曾到他的工作室订做过竹笛。有20多名技术工人的灵声乐器厂现在由董雪华的父亲董仲彬负责管理。董仲彬说,家里承包了200多亩竹林。“乐器厂每年生产近3万支竹笛,半数以上出口。”董仲彬自豪地说。

——竹笛教学活动丰富

“小竹遍地长,竹林满山岗。百家笛子厂,笛声处处响。”在紫荆村的带动下,中泰街道不仅制作笛子,还努力培养孩子吹笛子。为了让更多孩子了解竹笛,中泰中心小学专门编撰了课程教材——《竹乡笛韵》,教育孩子从小认识苦竹、学习竹笛制作及竹笛吹奏技巧。2003年,中泰中心小学组建了学生百笛队,每年举办“中国笛子艺术夏令营”活动。“没唱过的歌,只要给孩子们一根笛子,他们就会读谱吹笛,吹过一遍后,就能哼歌了。”中泰小学教师鲍华锋说,“我们三到六年级大约有1000名学生,多次表演过千笛合奏。从三年级开始,笛子课每周一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