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后男旦”吴汝俊再舞《七夕情缘》

昨天下午,身兼“京胡王子”和“中国最后男旦”两大称号的传奇人物吴汝俊向记者透露,由他本人自编、自导、自演的新京剧《七夕情缘》将于12月7日至8日上演于逸夫舞台,剧中,将融入大量的舞蹈元素,鹊桥相会一场,演员还将踮起脚尖,用芭蕾舞步表演出喜鹊的感觉。这在京剧舞台上是一大创新,也是吴汝俊将之命名为“新京剧”的原因。虽已年届不惑,昨天下午亮相的吴汝俊长发齐肩,一脸单纯的微笑。他告诉记者,自1952年刘秀荣主演京剧《牛郎织女》迄今,这一美丽的神话传说已久违京剧舞台半个多世纪了。全新创作的《七夕情缘》没有龙套,没有台角的乐队,也没有传统京胡演奏的单一生硬,剧中不仅融入了委婉的昆曲曲牌、动听的江南小调、优美的越剧唱腔,还加入了小提琴、电声乐、交响乐等西洋音乐元素:“我的理想就是用我的新京剧来展现国粹的魅力,让国粹走近大众。”吴汝俊的父亲是京胡演奏家,母亲是京剧女老生,耳濡目染加上天生的悟性,使这位昔日中国京剧院的名琴师,20年前就创立了独特的京胡轻音乐演奏法和京胡交响曲合奏法,也使这位甩水袖、跑圆场的“吴氏青衣”不经意间从乐池走向台前,并以其魅力十足的凌波微步和真假相谐、高低自如的嗓音,被业界誉为“金嗓子”。

追逐新京剧之梦的旅日艺术家吴汝俊又回来了。

图片 1

昨天下午,在这位身兼京胡王子和中国最后男旦两大称号的传奇人物下榻的衡山宾馆,与长发齐肩的他随意聊天,非常轻松。眼前的他,一脸单纯的微笑,怎么也看不出已年届不惑。剑眉下,一双眼睛透着真诚与豪放。下月7日、8日两晚,由他担当艺术总监并领衔主演的新京剧《七夕情缘》将在逸夫舞台上演。这是继京昆歌舞剧《贵妃东渡》和高奏市场凯歌的《武则天》《四美图》后,吴汝俊的又一部新京剧力作。

近日,扬州市外办、和昌置业和扬州晚报邀请旅日艺术家、著名男旦吴汝俊莅扬表演的新闻在扬州刮起了一股旋风。带着广大京剧戏谜的嘱托,昨日中午,在音乐厅会客厅,记者专访了吴汝俊。

自1952年刘秀荣主演京剧《牛郎织女》(blog)迄今,这一美丽的神话传说已久违京剧舞台半个多世纪了。吴汝俊介绍,全新创作的《七夕情缘》没有龙套,没有台角的乐队,也没有传统京胡演奏的单一生硬,剧中不仅融入了委婉的昆曲曲牌、动听的江南小调、优美的越剧唱腔,还加入了小提琴、电声乐、交响乐等西洋音乐元素。

吴汝俊父亲是位京胡演奏家。他9岁随父学艺,21岁以第一名成绩从中国戏曲学院毕业,顺利进入中国京剧院,曾为京剧表演艺术家李维康等名家伴奏。有一天,吴汝俊发现自己的嗓音可以真假相谐,高低自如后,他在京剧舞台凌波微步的时代由此开幕,并且一发不可收拾。而他清澈亮丽的嗓音也成为业界公认的金嗓子,他演出的《春秋配》得到著名京剧大师张君秋的夸赞。他没有正式拜过一个表演老师,可他的水袖、园场让许多科班出身的演员都自叹不如。

吴汝俊说,他的理想就是用自己的新京剧来展现国粹的魅力,让国粹走近大众。他认为,京剧变革主要应体现在音乐、节奏、唱腔、舞美上,让新老观众都能从中各取所需。

吴汝俊认为,中国的京剧太伟大了,但现在许多人对它的了解只限于一些皮毛。为此,吴汝俊大胆将皮黄、昆曲、鼓曲,甚至民歌无素融入其中,新而不离其本,奇而不离其宗,同时也大大的扩充了国粹京剧的表现力和观众源,也是传统京剧再焕时代活力、扩展舞台空间的探索,解决好原汁原味与更新求变的矛盾统一。吴汝俊从表演到创作,样样精通,曾自编、自导、自演了《贵妃东渡》、《七夕情缘》、《武则天》、《四美图》、《宋氏三姐妹》、《天鹅湖》、《孟母三迁》、《孔圣母》等剧目,受到中外观众的广泛欢迎和好评。日本前首相安倍夫妇都成为他的粉丝。

吴汝俊的父亲是京胡演奏家,母亲是京剧女老生,耳濡目染加上天生的悟性,使这位昔日中国京剧院的名琴师,20年前就创立了独特的京胡轻音乐演奏法和京胡交响曲合奏法,也使这位甩水袖、跑圆场的吴氏青衣不经意间从乐池走向台前,并以其魅力十足的凌波微步和真假相谐、高低自如的嗓音,被业界誉为金嗓子。

吴汝俊在旅日的十余年中,成功将二百多年一直处于伴奏乐器地位的京胡和最时尚流行的音乐元素融会贯通,独创出风格鲜明的京胡轻音乐,为京剧走向世界、走向年轻人,立下了汗马功劳。他在日本发行的音乐专集《为了你》,连续三个月雄居全日本古典音乐唱片排行榜前5名。

举起新京剧的大旗后,吴汝俊不再仅仅是一位演奏家、表演者,还集编导演于一身。他说,今天的京剧要在戏曲本体上传承发展,增强音乐性是关键:人们走出剧场,要有值得回味咀嚼的音乐唱段,舞台音乐不只是西皮二黄,强化歌唱性可以让京剧更好听。

吴汝俊的日本妻子,叫陶山昭子。为了支持他的事业,昭子毅然辞去了公职。每次演出活动中饮用的水,昭子必先尝一口,不冷不热才递到他的手中;为了保护先生的手,琴箱总是昭子亲自提;而每次演出结束,面对鲜花,昭子肯定躲在不起眼的角落。在吴汝俊熏陶下,昭子不仅会唱传统名剧《霸王别姬》、《贵妃醉酒》而且学会了十出新京剧的主要旦角唱段。

在新戏《七夕情缘》中,吴汝俊扮织女,天津王平演牛郎。北京的刘学钦和寇春华分饰牛郎的哥哥和势利的嫂子。全剧人物性格鲜明,演员表演各具特色。主旋律是吴汝俊自创的京胡轻音乐《七夕》,织女的唱腔带有明显的昆曲特点。每场演出中穿插现代舞蹈,鹊桥相会一场,演员还将踮起脚尖,用芭蕾舞步表演出喜鹊的感觉。

新京剧培育了众多中外戏迷。在北京演《贵妃东渡》《武则天》时,几百日本发烧友包机飞来。《四美图》尚未竣工,就已受到美国百老汇邀请,赴美公演一演就是一个月。《七夕情缘》在日本刚结束的10场巡演也吸引了上万日本观众,在中日人民间架起了友谊的鹊桥。吴汝俊笑道,这可能就是对新京剧注重通俗性、音乐性、观赏性的最好回报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