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惠芬今晚奏响音乐厅

图片 1昨晚,中山市青少年迎新春慈善音乐会在市文化艺术中心举行。《北京喜讯到边塞》、《寒鸦戏水》、《春郊试马》等一首首经典民乐旋律,在中国音协副主席、我国著名二胡演奏家闵惠芬和市青少年民乐团、深圳爱乐民族乐团的联袂演出下,犹如阵阵春风,感染现场1000多名观众。
这场音乐会是我市层次最高,规模最大的一次民族音乐演奏会。在社会各界广大群众的大力支持下,音乐会门票销售所得收入共11.173万元,将悉数捐献给市青志协,用于扶贫助学等慈善事业。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丘树宏,副市长韩泽生、唐颖,省作协党委副书记吴赤峰一同观看了演出,并在演出前亲切会见了闵惠芬女士。

图片 2闵惠芬与深圳爱乐民族乐团为音乐会加紧排练闵惠芬在音乐工程签约仪式上
“台下观众热烈的掌声、专注的神情,就是对我们最高的奖赏。”著名二胡演奏家闵惠芬在说这句话时,眼神里充满了期待。8月9日,由闵惠芬发起并领衔主演的“长城随想”大型民族音乐会将在深圳音乐厅举行,这场音乐会吸引了指挥家刘炬、唢呐演奏家左翼伟、古筝演奏家罗晶等音乐家的加盟,并集结了深圳艺术学校、深圳爱乐民族乐团以及星海音乐学院等众多优秀乐手担任伴奏。
7月21日,闵惠芬刚刚结束在香港的演出,途经深圳正准备前往北京,却在深圳停下来,挤出时间先排练一个曲目,还在去机场前特意去深圳音乐厅看了场地。当日,记者在闵惠芬音乐工作室专访了这位年过花甲仍然对民族艺术孜孜以求的老人,畅谈了深圳音乐工程启动后,闵惠芬音乐工作室的第一个大动作——“长城随想”大型民族音乐会以及日后的工作计划。
音乐会向建国 60周年献礼
闵惠芬音乐工作室位于福田区梅林街道文化站内,紧邻深圳爱乐民族乐团的基地,记者抵达时已是21日的黄昏。此时,闵惠芬正在与星海音乐学院的陈奕喧一起排练曲目,悠扬美妙的二胡声与扬琴声在空旷的排练厅内回响,夕阳从窗外斜照进来,金色的光影包围着这一长一幼两位演奏者,此情此景别有一番韵味。排练完毕,闵惠芬笑着告诉记者:“刚才这首曲子叫《草螟弄鸡公》,是一首根据台湾家喻户晓的民歌改编的曲子,草螟就是蛐蛐,鸡公就是公鸡。这首民歌的原型是男女对唱,现在我们是二胡和扬琴对奏,讲的是草螟和鸡公逗趣调侃,后来恼了,最后是足智多谋的草螟斗败了耀武扬威的鸡公。”
把心爱的二胡轻放在沙发上后,闵惠芬向记者介绍了“长城随想”大型民族音乐会的情况。“长城随想”音乐会由深圳市委宣传部、市文联主办,闵惠芬音乐工作室、市音协、爱乐民族乐团承办,这场音乐会不仅由闵惠芬发起并领衔主演,还特邀了中央芭蕾舞团常任指挥刘炬、上海民族乐团唢呐演奏家左翼伟、香港中乐团古筝演奏家罗晶等国内一线民乐演奏大家齐聚深圳,在音乐会中担任伴奏的60人规模的大型民族乐队则由深圳艺术学校、深圳爱乐民族乐团、星海音乐学院等众多优秀乐手组成,为庆祝建国60周年倾情献礼,给市民带来一场民族音乐盛宴。
工作室成立之后要先亮相
“这场音乐会的11个节目都是跟祖国60岁华诞密切相联的。”说起音乐会的内容,闵惠芬换了一个坐姿,侃侃而谈,“第一个节目《庆典序曲》是器乐合奏,是为庆祝节日而创作的作品,展现的是一种喜庆的节日气氛;最后一个节目《长城随想》是二胡协奏,是一首点题的作品,用音乐手段从不同的侧面赞颂了长城内外的万千气象,回顾了历史,展望了美好的未来;中间的几个节目,《洪湖主题随想曲》、《临安遗恨》、《京剧联奏》、《竹楼情》、《梁山随想》等等,有的表达英雄儿女为解放事业甘洒热血的崇高境界,有的讲述了著名历史人物的事迹,有的传达了少数民族小伙子对姑娘的美好情意。”
今年3月底,深圳音乐工程启动了,闵惠芬音乐工作室也随之成立了,工作室成立之后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亮相成了闵惠芬考虑最多的事情。“我这个工作室是在4月2日那天跟深圳市文联签的约,签约当天我就说了,一定要先亮相,然后再出作品。”介绍完音乐会的内容,闵惠芬自然而然地说起了音乐会举行的原因与意义,“在目前这个大环境中,虽然全国的民乐都处于一个上升阶段,深圳也是,但是真正会欣赏民乐的观众还是有限的,许多观众都是人云亦云,跟着起哄,不太会欣赏真正的艺术。所以我们要先亮相,一个大大的亮相,要动起来,一是让大家知道什么是民族音乐,二是让大家知道有我们这么一群人搞民乐的人存在,知道这种艺术之后我们再出作品,甚至灌录唱片。”
让民乐走进寻常百姓家
闵惠芬音乐工作室成立之后,合作最多的就是深圳爱乐民族乐团了,作为“长城随想”音乐会的承办方之一,爱乐民族乐团承担了此次音乐会的大部分工作。记者了解到,深圳音乐工程原本并未设立民族音乐项目,正因为爱乐民族乐团团长崔凌志的多方奔走才有了现在的闵惠芬音乐工作室。“闵惠芬是当今中国民乐界的大家,我们乐团已经跟她合作过许多次,从她那里感受到了很浓厚的艺术精神。如果能把她请来,深圳的民乐水准就会是另外一个样子了,深圳民乐非常需要闵惠芬这样的专家来指导。”怀着这样的想法,崔凌志经过努力促成了闵惠芬与深圳的长期合作。崔凌志表示,虽然政府对音乐事业非常支持,但民乐能否快速发展,还是要靠民乐从事者的自救。
在“长城随想”音乐会的60人民族乐队中,许多成员都是在校学生和刚毕业的学生。“这是闵惠芬工作室的一个宗旨,要培养青少年民乐人才。现在有许多青少年人才通过大型比赛被发觉,但是发觉之后呢?人才一定要用才行。”崔凌志向记者介绍,“现在我们乐团与闵惠芬工作室除了举行民族音乐会之外,平时的工作主要就是培养人才,教学、比赛、演出这三点形成一条线,先通过各种渠道把青少年人才挖过来,请民乐专家开办民乐教学课程或者讲座,再通过各种比赛锻炼他们的能力,最后通过大型演出让他们在观众面前亮相。”
说到这里,崔凌志兴致盎然地提议道:“深圳已经是钢琴之城了,未来能不能成为二胡之城呢?”听到这句话,闵惠芬笑了:“还是一步一步来吧,明年我还想在深圳办一场刘天华作品音乐会,就像二胡先师刘天华说的,让民乐走进寻常百姓家。”

图片 3
6月19日19时30分,青岛音乐厅将上演“国乐大师”闵惠芬二胡演奏会暨敦煌新语组合音乐会。这场音乐会的演出将为岛城广大音乐爱好者献上从古朴、典雅到新潮的民族音乐经典。本月18日,记者于闵惠芬下榻的酒店,对其进行了专访。
闵惠芬的父亲闵季骞是著名二胡演奏家刘天华的再传弟子,受到家庭的熏陶,闵惠芬自幼酷爱音乐,8岁时便随其父学习二胡,并在音乐方面表现出不凡的天赋。“当时整个丹阳市恐怕只有我一个拉二胡的,即便后来到了南京,女孩子拉二胡的也很少,但周围的环境没有影响到我。”闵惠芬说。
作为上海乐器厂的鉴定专家,闵惠芬对于二胡的要求很高,谈到19日的演出用琴时,闵惠芬笑着说:“我这次演出带来的这把琴,是乐器厂的顶级器乐制造师送我的,也可以说是好琴中的‘宝琴’了。”据悉,闵惠芬将用这把宝琴为岛城人民带来如《二泉映月》等大家耳熟能详的曲子。
谈到青少年的教学时,闵惠芬说,“现在中国青少年学习二胡的有100万之多,这是一个好的现象,可是有很大一批是为了去考级而考级,这种拔苗助长的做法是不对的。学音乐原本是提升文化修养的,但现在考级的功利性太强,有时甚至成为家长们互相攀比的资本。音乐不应拿去竞技,音乐的最终功效就是陶冶心灵,这样拉出的曲子才是动人的、有灵性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