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怎支撑民乐“半边天”

图片 1最能代表江南丝竹韵味的二胡在老百姓中流行起来
乐器是一种特殊商品,民族乐器的兴衰更多地与民族音乐、乃至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紧密相联。一曲《二泉映月》将一把二胡推到了雅俗共赏的前台,但是——
“虎丘”牌二胡 “笑傲江湖”半个多世纪
苏州民族乐器一厂有限公司位于学士街附近的梵门桥弄,1954年建厂。2月3日这天,大雪纷飞,记者来到这里。眼光穿过窄窄的厂门,眼前全身披挂着银装的陈旧厂房,仿佛让历史的镜头一下子倒推了50年。走进车间内部,安装机械设备的石墩子、工人的操作台、制作民族乐器用到的一些工具,……包括墙上的毛泽东语录、工人打磨一杆琴杆的手法,都照搬了50年的惯例。车间和车间都是通的,记者像走迷宫一样,在各个车间内穿行,如果没有职工带路,根本就不知道身处何地。这里生产着二胡、仿古双音编钟、琵琶、笛、笙等近百种民族乐器。在该厂的乐器陈列室内,这些乐器的样品在柔和的灯光下散发着静谧的幽雅,等候知音。
厂房虽然50年没有变,但是民乐一厂的乐器销售额却是日新月异。“2007年,光一把二胡,其销售量就达到1537.63万,是2000年民乐一厂改制时892.48万元的近两倍,也是我厂从1954年建厂以来二胡销售量最高的年份。”苏州民族乐器一厂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沈博文告诉记者。
在沈博文的电脑里,有一个统计图表,上面详细列着从2000年到2007年民乐一厂各种乐器的销售情况,其中二胡占据的份额最大,是全部销售额的40%%左右。在我国,苏州民族乐器一厂有限公司的“虎丘”牌和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的“敦煌”牌两个品牌的民族乐器占领了绝大多数的市场份额,而二胡尤以“虎丘”牌最为出名。“怎样形容我们两家的龙头老大地位呢?这样说吧,我国的民族乐器协会会长,是我和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的厂长王国振轮流担当的,每四年轮换一次,别无他人。我们的虎丘牌二胡和上海民族乐器一厂的敦煌牌古筝是旗鼓相当,要买二胡或者古筝的人,首选就是这两个品牌。”沈博文说。
近年来,在钢琴等西洋乐器盛行的同时,最能代表江南丝竹韵味的二胡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老百姓中流行起来。与钢琴的价格不菲、更强调幼年的基本功相比,二胡价格能上能下、老少皆宜的优点,使得其受众面更广。在民乐一厂,一把二胡的价格最低只要80元左右。沈博文说,这种大众化的价格,即使是贫困地区的孩子也能接受,“与冰箱、洗衣机等工业产品不同,二胡的销售是随着经济的发展稳步前进。这几年学习乐器的人群越来越低龄化,因为有着这样一个固定的消费群体,其销售量不会下降,也不会一下子蹿得很高。但是,有一个现象越来越明显,高档、高品质的乐器销售量逐年上升,2007年,民乐一厂5000元以上的二胡销售额占到了整个二胡销售额的20%%左右,相当于一天有一把这样的高档二胡出厂。”
做实在生意 赚“风雅”钞票
民族乐器市场的蛋糕越来越大,个体私营企业的嗅觉最为灵敏。在景德路上走一遭,就会发现这条“民乐街”果然是名不虚传。七、八家专卖店,门面不大,各地产品却是一应俱全。而这样的店,在苏州市区有三十余家,个体的民族乐器厂也有好几家。“民乐街”是民乐兴衰的“晴雨表”的一个缩影,民乐冷落的时候,乐器生意不好做;民乐振兴了,想在乐器业分一杯羹的人就多了。
沈惠兴在景德路上有一家乐器店,店里的主打产品当然是二胡,这些二胡一部分来自他自己的工厂,也有一部分,是他觅到好蟒皮和好红木专门请名家制作的,当然后者沈惠兴轻易不出样,只有真正懂行的人来了,他才从库房里拿出来,“奇文共欣赏”。早些年,沈惠兴也是民乐一厂的一位二胡制作工人,1997年左右,看到乐器行业的生意日益红火,他从厂里出来,在郭巷租了间简易厂房,生产二胡。1999年,景德路新改造后,他在这里租了一间门面房开起了这个门市部。对于乐器行业激烈竞争,他有自己的见解:“做生意哪里没有竞争,只有竞争才能推动发展。景德路开了这么多的民乐店,我的生意也没有因此而下滑。做生意关键还是在一个‘做’字上。现在这个社会,舞文弄墨不再是风雅人士的专利,弄弄乐器已经成为寻常老百姓的业余生活。和平年代里,吃饱穿暖后,想要的是精神享受,我们做的是生意,赚的却是‘风雅’钱。”
但是,在“民乐街”红火的背后,有一个现象却不容忽视,就是民族乐器质量、档次、品牌鱼龙混杂,竞争处于无序状态。82岁的著名二胡制作大师吕伟康说,在他技艺最纯熟的年纪,每个月能做好10把二胡已经算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但是一般的工匠一个月做25把这样的二胡轻而易举,“虽然现在做二胡已经采用了许多机械设备,但是,真正的好二胡还是需要好手工。不像工业产品,音乐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称也称不出来,只听得出来。两只耳朵,加两只手,要制作出能够发出美妙声音的乐器,一切都靠感觉。这微妙的感觉如何把握,机器是不能代替的。所以说,认得两只手是最灵巧的。但是,现在做二胡的,是木匠就能做,他才不管音乐如何,甚至根本不懂音乐,手上也就没有丝毫乐感。”
民族乐器的这种制作队伍专业精神的缺乏,使得市场上出现了一大批粗制滥造的产品。“从使用功能来说,一般一把二胡起码能用10年以上,但是现在有些琴用上一两年就没有用了。而且一些二胡的音准、音色实在不能听。现在市场上卖到5000元以上的二胡,有50%%左右不能将第四把位的高位音完整清晰地演奏出来。”吕伟康说。
叫卖传统产品 还需更多现代营销手段
同样,民族乐器的软肋还体现在它的营销手段上。民族乐器行业这个小行当的背后是淳厚悠久的文化氛围,它与民族音乐的兴衰紧紧联系在一起。进入改革开放以来,民族音乐以前所未有的态势蓬勃发展,民族乐器的产业也是水涨船高。但是,西洋乐器的兴盛也让民族乐器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每年上万人的钢琴考级队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现在消费者购买乐器也不再是唯专业演奏者所专用,更不是像上世纪九十年代时,买钢琴要凭票。乐器已经开始走进百姓家中,成为普通消费者的日常用品,有关乐器演奏知识,特别是选购常识,也开始被普通消费者所了解和认识。人们在购买乐器,特别是大件乐器时,比过去更为理智和成熟,他们不再是唯老师所言是听,他们更加知道如何根据自身的实际,选择在恰当的时间和地点购买乐器。乐器市场开始从卖方市场转为买方市场,消费者的选择余地比过去有了相当大的提高。因此对乐器的质量、档次、品牌有了进一步的要求,他们要求使用名牌乐器,使用质量更上档次的产品。如目前钢琴市场上1万元左右的钢琴已少人问津,而1.5万元以上的钢琴,却开始热销,民乐一厂每年销售的价格为5000元以上的高档二胡也经常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这都说明消费者的消费需求正在向新高档次转变。
与这种需求相对应,当民族乐器还在仅仅注重产品市场的培育时,一些西洋乐器已经着眼于整个音乐市场的推广和培育。包林庆介绍,在音华琴行,每一季度都会有一场学生汇报演奏会,全部由在琴行学琴的学生参加,其目的一是学生内部的技能交流,另外一层目的是给学生一种自信和展示自己的机会,“这种形式相当好,我们琴行已经将这种演奏会延续6年多了。为此,我们在琴行内部专门设计了一个演奏厅,能够容纳一百多人,厅内有一台价值16多万元的演奏用的专业钢琴。同时,我们还与一些企业联手,每年都会举行一到两次钢琴、小提琴等名家的演奏会、音乐会等。做这些事情的长远目标就是音乐市场的培育,只有老百姓更加热爱音乐、更加懂得音乐,才会激起学乐器的热情,我们的乐器生意才能做得更宽广。”

钢琴还是古筝,你的孩子学哪个?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8.15

如今,通过学一门乐器来提高自身的艺术修养、为社交中的个人形象加分,已成为不少人的共识。但在乐器学习的选择上,记者走访发现,比起西洋乐器,锡城的民乐市场似乎有点“冷”。

琴行:吉他月销200多把,古筝二胡鲜有人问津
在和声琴行的器乐销售账单上,吉他、电子琴、萨克斯、手风琴是“四大金刚”。店主告诉记者,暑假作为一年中乐器的销售旺季,仅仅吉他这一项,一个月的销售量就要超过200把。吉他体型适中,便于携带,“一般大学现在都有吉他社,不少大学新生赶在开学前来买,大学里学吉他既有氛围而且时间也充裕。”

与吉他的销量形成鲜明对比的古筝,整整一个月,销售记录不足20架。“这方面的爱好者毕竟是少数,如果不是从小就学习古筝,长大以后再选择的人就很少。”同样,二胡、葫芦丝、琵琶等民族乐器的销量也是寥寥无几。

培训机构:七成以上学西洋乐器,民乐器学生不足三成

从各大乐器培训机构来看,每到暑假就会出现一个井喷现象。其中,学习钢琴、管弦乐、吉他的人数居多。和声琴行主管告诉记者:“作为无锡最具规模的音乐学校,和声音乐艺术专修学校在无锡设有5个分校,学习西洋乐器的学生要占到七成以上。”

“一般低龄儿童都是听从父母之命,如果家中有老人或者年长者有传统乐器方面的爱好,那么相对来说,这些孩子学习民乐器的可能性也大一些。”琴行培训中心胡老师说道:“反之,家长多半还是跟风,看见学西洋乐器的人多,也就让自家孩子学习钢琴、小提琴了。”

今年6月刚刚成立的南艺民乐无锡培训中心招生处负责人说,虽然机构聘请了专业的民乐老师作指导,但从第一期的招生情况来看,不尽如人意,“每一类民乐器的学生都只能以个位数计算”。比起综合培训机构,民乐培训机构的市场生存压力很大。

在市少年宫网站上,仅钢琴这一个培训项目就涉及60个班次,而民族乐器中最火热的古筝,也不过16个。

民乐专家:民乐市场“不温不火”,还应多方引导

20世纪80年代,西洋流行音乐风靡,传统文化遭遇了现代文化的撞击,给中国民乐艺术的发展带来一定的压力。中国民乐博物馆负责人潘一东回忆,那种年轻时代众人拉个二胡、吹个竹笛纳凉的场景,现在已经很难见到了。他认为,不少洋乐器,像吉他、萨克斯,因为本身带有浪漫主义色彩,可能更易于迎合现代年轻人。加上依电视上所见,很多人认为像古筝、琵琶这样的民乐几乎都由女性来演奏,“事实上,古往今来,古筝、古琴弹得好的男性比比皆是,名家当中很多都是男性。”不可否认,这种世俗偏见让很多男性学员放弃了民乐。而西洋乐器就没有这方面的顾忌。

“钢琴作为一种成熟的乐器,国际流行。但也不乏一些家庭在经济条件允许后,有追求时尚的心理,实际上真正热爱并坚持学习西洋乐器的人可能也不见得多。”无锡市民族管弦乐学会会长一语道破。他认为:“作为民乐的宝地和圣地,无锡孕育了民族音乐的开拓者,是最应该发展民族音乐的。”在民族音乐的推广繁荣上,有必要通过多元宣传,普及民族音乐教育,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城市独特的音乐文化。其次,民族音乐也要反思,避免“老调重弹”,要在曲目选择上有所创新,贴近市民、贴近生活。“据我了解,近年来无锡学习民族乐器的人数已经形成一个良性循环,以后这个群体也会扩大,民乐应该热起来。”

对于乐器的学习,不要一味追求“热”,更要看自己的兴趣,“冷乐器”也会奏出“高调”来。

—-来自无锡日报

二胡,音色优美,技法丰富,表现力宽,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已成为流行最广泛的民乐之一,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康鑫杯”浙江省第四届二胡独奏比赛昨天圆满落上了帷幕,本次大赛的举办,不仅有力地推进了我市乃至全省民乐的普及和提高,也为民乐的发展注入了强劲的活力.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精神生活有了更高的追求,对下一代的教育有了全方位的寄托和希望。尤其在提倡民族文化、继承传统历史、振兴辉煌民乐的今天,学习一门民族乐器逐渐成了越来越多的人的选择.
民族乐器 大众的选择
在锦城各类琴行销售情况的调查中,记者发现,锦城各大小琴行里的民族乐器的种类繁多、价格实惠。金音琴行的负责人夏良萍介绍,该琴行民乐的销售情况逐年见好,古筝、二胡等民乐的销售量远远大于钢琴之类的西洋乐器,学民乐的人也较多于学西洋乐器的人。一位正在给儿子挑选二胡的李先生也表示,学西洋乐器显得高雅、脱俗,只是门槛略高,投入高于回报,且师资费用高、学习周期长;而学民族乐器能让孩子们了解传统,把中国的传统一代一代地传下去,民乐还可以让孩子增强乐感,入门也快,教学费用不高。在天目琴行记者了解到,在众多的中国民族乐器中,二胡和古筝的销售最好
只要音乐在 灵魂就不会寂寞
在影片《我的兄弟姐们》中,孩子们的爸爸曾经说,只要音乐在,灵魂就不会寂寞。不同的乐器、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性别与年龄,而相同的是音乐。乐器流淌出来的不仅仅是音符,更是一种情绪。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乐器能改变心境,民乐更能陶冶性情。
小蒋是从江西来临安打工的女孩子,学历不高,仅初中毕业,为了改变单调的生活,提高自己的修养,她最近学起了古筝,小蒋说,很多同龄人都把工作之外的生活用在打老K,搓麻将、玩游戏上,我觉得学学乐器又能休闲还能学点东西,蛮好的。今年刚跨进更年期的鲁阿姨退休了,呆在家里没事做,总会神经兮兮的猜疑老伴红杏出墙,要不就和儿女怄气拌嘴,后来学了古筝,生活状态改变了不少,她说一拨弄这弦,我的心啊,就静了不少。一位刚刚离婚了的女士学古筝已经有一年了。她把古筝摆到了自己的卧室,心情不好时,弹上一曲,打发寂寞,怡情养性,而古筝同时也增加了自己小屋的韵味和雅趣
学习民乐 出现年龄断层
民乐悦心,民乐悦人。纵然很多人意识到学习乐器的重要性,但在各个琴行、艺校,学民乐的学员绝大多数还是以少儿为主,也有少量老年人,青年人却寥寥无几。市青少年活动中心的金杰老师告诉记者,少儿学乐器有很强的可塑性,思想单纯、受到的干扰较少,因此学成率大;而偶尔前来学乐器的青年人开始兴趣十足,往后总会半途而废,不能坚持。退休老人学乐器就当丰富生活、自娱自乐了。在调查中,很多业内人士表示,在临安,民乐学员的年龄出现断层,目前呈老年化和少儿化的趋势。更为奇怪的是,在众多学民乐的成年人中,往往定居在临安的外地人居多。
民族音乐 后继有人
有需求就有市场。从近几年我市不断兴起发展的各类琴行、乐器培训班、艺术学校中,我们不难发现,民乐已被越来越多的人所重视。在采访中,天目琴行的负责人陈丽君告诉记者,纵然临安目前学民乐的氛围比起杭州、萧山、富阳要逊色一点,但这种氛围逐渐正浓。很多中小学校开始注重学生的素质教育、关注音乐的教育,有的校园内建起了民乐队、民乐兴趣班,石镜小学还提倡每个学生都学一门乐器;生活条件好的中老年人也纷纷拿起二胡、古筝开始音乐的再教育,随着白领学民乐渐成都市的新时尚后,临安一些积极向上的青年人开始选择民乐。还有很多家长也转变了观念积极培养下一代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当中国传统文化再次被国人所重视,民乐在一批锲而不舍的民乐演奏家们奔走呼号的宣传和重振下,民间诞生了一批又一批的民乐爱好者,相信民乐文化也随之会代代传承、生生不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