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制二胡 自得其乐

上林县明亮镇甘六村保意庄村民李海燕,做木工活做了几十年,相比迈入知天命之年的他有一天想自己制作一把二胡,没想到对音乐一窍不通的他还真做出了点名堂。如今,他已制作出6把二胡,经专业人士鉴定,他制作的二胡音色可以和乐器店里售价2000多元一把的二胡相媲美。制二胡检验手艺初次认识李海燕是在上林县文化旅游美食节上。在该县各乡镇风采展区,明亮镇展出的特色产品中,有雕龙刻凤的家具和两把二胡。明亮镇蒙政斌副镇长自豪地向记者介绍说:“没想到吧,家具和二胡都是出自我们镇农民的手。”当时,李海燕就站在一旁憨笑。李海燕出身于手艺人家,15岁就跟爷爷和父亲挑着工具箱走村串户给人制作家具。如今,55岁的他在上林县保意家私厂做工,是一名手艺出众的老师傅。“以前我不会拉二胡,也不懂得识乐谱,制作二胡只是想检验一下自己做木工的手艺。”李海燕告诉记者,2006年正是抱着这一想法,他开始研究二胡制作。做家具需拥有过硬的手艺,制作二胡更需要技术。拿惯了锤、锯和凿子等工具的李海燕,借来一把二胡进行模仿制作。他听说,二胡的音色好坏关键在用料——用来做二胡的木料越坚硬,产生共振发出的音就越甜美、悦耳;二胡琴筒上的蟒蛇皮也决定着音色的浑厚和柔和。一次偶然的机会,经常和木料打交道的李海燕从邻居家拆除的旧房子木头堆里发现了一块好木料。该木料被当地人称之为格木,木材坚硬,现在这种树木只有大明山的深山老林里才能见到。李海燕花高价把它买到了手。正当李海燕为蟒蛇皮发愁时,走亲戚时却在邻村村民家里发现了一张钉在墙上的蛇皮……按照二胡尺寸大小,画图、锯木、刨、锉、打磨,精心雕凿,经过半年时间反复修改,一把二胡终于呈现在了李海燕面前。李海燕制作的二胡,琴弦和琴弓是从乐器店里买来的,琴杆、琴头和琴筒等都是自己制作。他还能把二胡琴柱头雕刻成马头、龙头等形状。为淘木料不怕苦一把椅子、一把二胡,在记者面前李海燕拉起了自制的二胡。“如果我会识简谱就好了。”李海燕一边拉着二胡一边笑着对记者说,以前他碰都没碰过二胡,可是第一把二胡做成后,他开始向别人请教,练习拉二胡,现在竟然也能断断续续地拉一些曲子了。李海燕手中的二胡做工精细,外形美观,颜色古色古香,掂在手里有一定重量,若不是在他家看到许多半成品,很难让人相信这些二胡是他做的。由生疏到熟练,现在李海燕花6天时间就能做成一把二胡。“做二胡花费时间、耗费精力。”李海燕告诉记者,“我没有其他爱好,也不喜欢打麻将,最喜欢手工制作,看着一把二胡在自己手中诞生,我会感到很开心,觉得是一种人生乐趣。”李海燕说,他曾把做好的二胡拿给一些擅长二胡演奏的人试拉,别人对他做的二胡均给予了较高评价。现在的李海燕,每天忙完自己的木工活以后,更加痴迷于二胡制作了,尤其是为了淘到一块好木料,他不怕苦不怕累。李海燕的妻子告诉记者,如果遇到有人拆老祖屋,李海燕最感兴趣,不管路途远近,他都要跑去凑热闹,目的是想看看能不能买到老红木或榉木等上好木料。有一次,李海燕跑到一个偏远山村去购买木料,翻山越岭步行了4个小时。希望能批量生产“如果原材料不缺乏,我希望能带领一批工人批量生产二胡。”李海燕说,对自己制作的二胡,他很有信心。因为在农村现在各项文化活动也很活跃,在甘六村就有许多老人会拉二胡。目前,困扰李海燕的是做二胡的材料很难买到。李海燕告诉记者,由于现在林木不能随便砍伐,用来做二胡的木料又很讲究,他主要是通过村民拆房屋来收购一些祖屋里的旧红木。2007年,李海燕的足迹遍布上林县不少村屯,可是也没有购买到什么好的木料。此外,蛇皮也不好找。李海燕说,他打听到国内一些乐器厂制作二胡的皮子大多是来自湖北的一种野生蟒,正想去买又听说蟒蛇已被列为保护动物,不准捕杀了。他也曾打电话到多家养蛇场去求购蛇皮,但很难买到大小适宜的蛇皮。目前,李海燕用的蛇皮是存货。

图片 1中国的传统乐器当中,很少有能像二胡一样,时而深沉,时而悲怆凄凉,也兼有大气磅礴的意境表达。这些不同基调的音色,通过演奏者表演,恰到好处地感染听众。尤其是在戏曲舞台上,一把小小的二胡似乎就能将沉浸在传统戏曲当中的魅力激发出来。
从二胡出现到现在已经过去1000多年了,千年之前,二胡并不叫二胡,而是称为奚琴、胡琴,千年之后,二胡也并没有消失,反而伴随着文化的发展而历久弥新。那么,二胡究竟是如何制成的?看似简单的构造中又有怎样的玄机?日前,记者前往枫桥,找到了目前仍在生产二胡的黄泉波家里,听他讲述二胡制作过程中的门道。
12月6日,当记者赶到枫桥镇孝义村黄泉波家里时,戴着老花镜的黄泉波正坐在小板凳上制作二胡,记者发现,这间不足15平方米的二胡制作间里,摆放着大大小小的二胡成品和半成品,桌上放着刨、木锉、刻刀等工具物件。
二胡的构造比较简单,琴筒、琴杆、琴皮、弦轴、琴弦、弓杆、千斤、琴码和弓毛,大致上就是这些。黄泉波手拿着一把成品二胡向记者介绍道,笼统地说,就是木制琴筒,筒一端蒙以蛇皮,张两根金属弦,就是二胡了。
今年66岁的黄泉波从1990年开始自学二胡制作,20余年来,他的手艺越来越精进,制作的二胡也已经在诸暨小有名气了。
如今市面上很多二胡都是机器制作出来的,一百把一个样。老黄告诉记者,工厂制作分门别类用流水线方式做琴筒、琴杆、弦轴、弓杆等各个部件,再借由工业化设备装配起来。不过,制作追求音质的专业二胡,从下料到装配,还非得传统手工不可。
二胡的每一个组成部件都关乎声音的呈现,琴筒的内部结构、琴杆的大小规格、琴皮的材质和松紧,都很讲究,就连两个部件之间的装配角度也构成一种影响因素。难就难在一把琴的装配并没有可以依循的标准,如何驾驭好各个部件,颇费思量,也最显功力,精妙之处全靠微调,有时甚至需要因地、度曲定琴,这完全得靠制琴师的经验。
据了解,木材和蛇皮是制作二胡最关键的两个部分。
老黄说,木材质地的良莠直接影响二胡的音质呈现。质地紧密,木纹细密均匀,无节、无疤,且有一定光亮度才能做得出一把优良的二胡。其中,印度的小叶紫檀是上上品,其次就是老红木。当然,材质也影响价格嘛。
你看这块,红得发黑了,说明有些年头了,质地坚硬,基本上看不出纹路,而且只要稍加打磨就会光滑得像上过漆一样。老黄从木料堆里拣出一块老红木家具的一部分,用手指甲使劲划了几道,木头上却丝毫不见印痕。
此外,蛇皮的选择也关系到二胡的质量。老黄告诉记者,蛇皮的厚与薄、紧和松也决定了音质的好坏,也关系到使用的寿命。蛇皮张得太紧,声音就会显得硬。太松就会显得趴。
据介绍,秋冬时节,天气干燥,就得用皮紧的二胡,而在春夏,却要用皮松的二胡。老一辈的制琴师,弹一弹用来制作琴皮的那块皮,就知道这把二胡将来发出的最佳声音会是怎样,能够根据琴皮的情况在蒙皮时把各个受力点的受力度控制得当,也能够针对皮质的缺陷找到合适的琴筒、琴杆来弥补。这等境界,我还差得远。
此外,琴轴的安装、琴筒的平口和坡面角度制作也是重要的工序。可见,虽然二胡的构造看似简单,内中的门道仍然复杂。工艺流程做琴筒琴筒的制作要经过制板、堆筒、打凹、起线和平口等程序。六块板在长短、宽窄和厚薄上要求是一致的,其每块板两边所刨成的角度均为60度。做琴杆选择上好直料精细加工。光洁度要求高,顶端镶嵌件黏合要严密。如是雕刻,要求造形美观。做弦轴加工要精细。配色要求协调。琴筒音窗的制作将选好的料刨光后,把各种花样的音窗图样贴在木板上,用搜弓锯搜出,经砂纸磨光后即成。音窗四周的边不要过宽,宽了音发闷。音窗上的花要大些,雕的空隙也应大些。独奏用二胡的音窗空隙宜密,合奏用的二胡音窗空隙宜疏,一般应有百分之六十到七十的空隙为宜,花纹应美观。琴筒后口如不加音窗,则音响大而发空,加音窗才是二胡的味道。音窗一般镶在筒后口里面5毫米左右处,音窗本身厚度为5-7毫米。琴弓的制作琴弓用细竹拴马尾毛而成,弓长72厘米74厘米。弓的前弯头要大一些。琴马的制作琴马有竹制或木制,呈桥空形或空心形,张两条琴弦。琴杆与琴筒的安装在琴筒上,以距前口边缘37毫米38毫米处为圆心钻上下孔,下孔钻好后烙方,安上琴杆必须严紧。弦轴与琴杆的安装弦轴的锥度一定要和琴杆轴孔的锥度一致,使紧密结合,不能过紧、过松或锥度过大,以免发生跑弦、跳弦等现象。

上海乐器展期间,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制造的30万元极品象牙二胡被来自呼和浩特的邓先生买下。邓先生是二胡爱好者,也是敦煌二胡的老客户。几年前,邓先生曾在上海民族乐器一厂购买了一款限量版流水式二胡,并对其音质音色称赞不已。今年,邓先生再次光临,几经挑选后购买了这款象牙二胡。此款二胡精致非凡,自展出以来,受到社会各界的极度关注。
极品二胡的木料取自明清时期的家具,是整块门板的开料,用这种木料制作的琴,应力比常用的老红木和檀木更具稳定性。它的蟒蛇皮是一张保存了十几年的上上等蟒皮,其花纹和音色一般的蟒蛇皮难以企及。极品二胡的头饰和托板都由整块象牙雕刻而成,象牙材料来于中国民族乐器博物馆中50年前的存料,仅雕刻就花了整整三个月。极品二胡的琴头采用了立体雕刻,突出设计行云流水的极致。琴头最顶部的云朵看似球状,且采用镂空雕刻,透过镂空的小球,我们惊喜地发现,直径不足两公分的云朵小球中还有一个世外桃源:高山流水、树木葱郁,一个书童手捧花果伺候一边,而另一个老者则拉着二胡怡然自得。远远望去,宛如一老一少,身在云中,行在云上。二胡琴杆上则运用了难度较大的象牙镶嵌技术,整个琴杆承上启下,使行云流水自然流畅的顺流而下,保证了演奏者的手感无任何障碍。
极品二胡琴筒底部的托板是由整块象牙雕刻而成,湍急、汹涌的流水将二胡琴身稳稳托在水上,与琴头的行云相互辉映。此款二胡造价30万元,是二胡中的极品。此次极品象牙二胡售出,表明民族乐器市场向高端发展的走势。鉴于此种情况,上海民族乐器一厂打算每年设计制造几款高档乐器,以满足消费者的高消费需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