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制作过程中要反复地试音色

昆明琴家 收藏百余架古琴
作为中国最古老的弦乐器之一,古琴至今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在过去的一年,古琴成为国内艺术品收藏市场的新热点之一,受到藏家的热烈追捧。2009年底的中国嘉德秋拍清代宫廷艺粹专场上,一架明代月露知音琴以2184万元的天价成交,刷新了古琴拍卖世界纪录。
几年前云南省文史馆官员、岭南派古琴演奏家李瑞还健在时,是云南省知名的古琴藏家和演奏家。在2006年去世后,他生前珍藏的几架古琴也流落他乡。但与他交往甚密的两位年轻人,古琴制作人黄福恒和古琴演奏家刘彦忠,则分别在各自的领域有所建树。其中,刘彦忠开设的茗琴居古琴研习社已经开设了多家分社,他本人也收藏了100余架古琴。
古琴收藏
国内市场2003年起升温图片 1
古琴,又称瑶琴、七弦琴,是中国最古老的弦乐器之一,至今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早在春秋时期古琴便已盛行,孔子曾向师襄学琴。
从俞伯牙《高山流水》觅知音,到司马相如一曲《凤求凰》打动才女卓文君,历史上关于古琴的典故不胜枚举。但”古琴”这一名字,是本世纪初产生的。按照云南师大商学院音乐与舞蹈系古琴专业副教授、茗琴居古琴研习社社长刘彦忠的说法,上世纪初,西洋乐器大量进入中国,其中以琴命名的乐器有很多,例如钢琴、大提琴、小提琴等。为了将中国的七弦琴与西方的琴区分开来,人们开始用古琴来称呼这一中国传统乐器。
在收藏界,我们习惯把有一定历史的古琴称为老琴。刘彦忠说,真正意义上的古琴目前存世的并不多,特别是经历了上世纪的新文化运动和文革后,古琴留存于世的数量少之又少。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国内收藏市场尚未活跃起来时,许多港台地区的藏家深入到内地,以极低的价格购走了大量古琴。到了本世纪初,古琴开始在国内的艺术品拍卖会上现身时,很多人才猛然发现,关于古琴收藏国内几乎还是一片空白,只有少数几位专业收藏家手中拥有数量不多的古琴。
2003年7月,一架唐代九霄环佩古琴亮相北京嘉德艺术品拍卖会。这架从海外回流到国内的九霄环佩琴,是唐代古琴第一次在国内艺术品市场上出现。这架古琴制作精良,流传有序,琴身上刻有东坡苏轼珍赏等铭文。最终,这架底价150万元的古琴拍出了346.5万元的价格,创下了古琴拍卖的世界纪录。
但是这一世界纪录仅仅保持了4个月。同年11月份,嘉德秋季拍卖会上,藏界泰斗、著名文物鉴赏家王世襄先生收藏的唐代大圣遗音琴,以891万元的价格刷新了古琴拍卖纪录,成为当年拍卖会上的一个亮点。
申遗成功 推动古琴拍卖破千万
同样是唐代的古琴,四个月的时间,为什么两架琴的价格差距这么大?因为‘大圣遗音’琴是著名收藏家王世襄收藏的,王世襄的名气太大了,大家都相信他的艺术眼光,这样无形中便抬高了这架琴的价格,收藏界很讲究这个。刘彦忠说,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唐代古琴流传至今的非常稀少,我们目前能见到的最古老的琴就是唐代的。国内古琴鉴定专家预测,即便加上极少数的馆藏品,存世的唐代古琴也大约只有15张。
2003年成为国内古琴收藏拍卖市场的一个分水岭,之前一直不太受关注的古琴开始进入藏家的视野,拍卖价格在各路藏家的追捧下一路走高。这个过程中,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也进一步推高了古琴拍卖的市场行情。
2003年11月7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巴黎宣布了第二批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中国古琴艺术与世界其他国家的26个文化艺术表现形式共同获得这项殊荣。古琴艺术成为继昆曲之后中国第二个入选非遗的项目。古琴艺术的申遗成功,成为日后古琴拍卖市场上行情高涨的一个重要推手。
之后几年,每当有古琴亮相各地艺术品拍卖会,经常能拍出数百万元的高价。2009年12月底,中国嘉德秋拍清代宫廷艺粹专场上,一架明代月露知音琴以2184万元的天价成交,再次刷新了古琴拍卖世界纪录。在随后进行的北京匡时秋拍上,近代古琴大家吴景略收藏的三架古琴均拍出了不菲的高价,其中一架晚唐太古遗音琴被买家以2072万元高价纳入囊中,宋龙升两降琴和元百纳韵磬琴也分别以1232万元和582.4万元的价格成交。
据专家介绍,目前古琴收藏大致可以分为三档,唐、宋、元三代古琴因为存世极少,目前留存的又多为制琴名家的传世作品,属于高档类古琴,一旦在市场上露面便会受到藏家追捧,价格动辄数百万甚至上千万。明代古琴传世数量相对之前三个朝代更多一些,属于中档品种,价位在数十万元到数百万元之间。清代和民国时期的古琴因年代近,数量多,价位相对较低,一般在万元到十几万元不等。目前,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出现的古琴,主要以宋代和明代古琴为主,少数为元代和清代古琴。在一般的古玩市场上出售的古琴,多为清代晚期和民国时期的作品,价位也相对较低。
昆明琴家 梦想建古琴博物馆
古琴曲子流传下来的有3500多首,目前我会弹的有30多首。刘彦忠与古琴结缘已有二十年的历史,被人称为琴痴。从因为喜欢古琴而遍访天下古琴名师学艺,到关掉自己的装修公司一心一意研究推广古琴,刘彦忠在十年前就决定,把自己的下半辈子交给古琴事业,立志向社会推广普及古琴艺术。
刘彦忠告诉记者,1993年大学毕业后,学习美术装饰专业的他开了一家装修公司,几年的时间积累了一定的财富。但酷爱中国传统文化的他,始终觉得自己跟装修设计无缘。上世纪90年代初,刘彦忠得到圆通寺一位高僧的指导,开始学习古琴演奏。1998年前后,他经常向昆明的古琴演奏家李瑞先生请教,并到上海、四川、杭州、苏州等地遍访古琴名师,拜师学习古琴演奏。在这期间,他关闭了自己的装修公司,并逐步脱离装饰设计这个行业。2000年,刘彦忠开始筹备建立古琴培训机构。
我是以琴养琴,开馆授徒收取的学费,除了日常开销外,都用在古琴收藏方面了。他说,如今他已经收藏了100多架古琴,其中有一架是明代的老琴,当代制琴名家的作品也有十多架。此外,他还收藏了大量的古琴文字材料、古琴谱、CD等。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建立一个古琴博物馆,把我收集到的关于古琴的所有资料都展示出来,让公众都能够看到。
刘彦忠认为,古琴收藏市场才刚刚起步,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现在欧洲一把300年左右的小提琴,市场拍卖价就已经达到两三千万欧元,而国内唐代的古琴,一千多年的历史,拍卖价才刚刚达到两千万。他说,随着大家对古琴认识的加深,古琴收藏市场肯定会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2003年王世襄曾经收藏过的唐代‘大圣遗音’琴以891万元拍出,现在这架琴的市场价值至少在2000万元以上。
刘彦忠进入古琴领域,曾经得到云南省文史馆馆员、古琴演奏家李瑞先生的帮助。2006年李瑞先生为了给妻子治病,先后变卖了珍藏多年的几架古琴。说到这件事情真是痛心疾首,当时李瑞老师收藏的一架明代四川出产的益王琴,被广东一位藏家以10万元的低价购走,还有一架元代的老琴也以20多万元的价格出售。那架明代益王琴的市场价值,现在看来至少在100万元以上。刘彦忠说,古琴界有一个让人非常心痛的现实,懂古琴的人往往买不起古琴,买得起古琴的人往往又不懂古琴艺术。
根据他的了解,在李瑞先生去世后,云南既懂古琴艺术又专业收藏古琴的人士非常少,甚至可以说没有。对于李瑞先生珍藏的几架古琴流落他乡,刘彦忠也很是惋惜。这也许正应了马未都先生在百家讲坛上说过的一句话:在任何文物面前,我们都是匆匆的过客。

琴棋书画三千年。如果说古琴是拍场上的新贵,那它就称得上是最古老的新贵,它几乎最大限度地承载了中国文人最雅致、最厚重的情怀。随着传统艺术品门类的不断被挖掘与发展,古琴理所当然得到价值彰显,在热闹的艺术投资市场中抢占一席之地。

大圣遗音伏羲琴的故事

2011年5月,在中国嘉德春拍中,一张大圣遗音伏羲式琴以1.15亿元成交,成为继去年秋拍以1.37亿元成交的松石间意琴之后的第二张亿元古琴。据悉,这是大圣遗音琴第二次现身拍场。它首次出现是在2003年的嘉德拍卖会上,当时拍了891万元,送拍的正是京城第一玩家王世襄。

王世襄自称琴奴,其夫人袁荃猷更是弹奏古琴的高手,多年来这把琴一直是夫妻俩的心爱之物。直到2003年袁荃猷病故,王世襄才将这把古琴拍出。

而在王世襄收藏之前,大圣遗音琴还有一段离奇的身世。原来,此琴原为清宫旧藏。据说末代皇帝溥仪在被逐出宫后,清室善后委员会入宫点查,发现在墙角一隅有张破琴,琴上既没有弦,也没有琴轸,架起琴弦的岳山也崩坏残缺。又因室内常年漏雨,琴面大部分积上了一层厚厚的水锈,漆面也完全脱落。于是,在清点旧藏的登记簿上,这件稀世珍宝竟被登记为破琴一张。

直到1947
年,当时正在故宫古物馆工作的王世襄发现了此琴。他一见便知是中唐珍品,立即移藏于珍品库延禧宫,并为它配上青玉轸足。1949
年,他又请了古琴名家管平湖为其进行修缮,将琴面的水锈磨净,并按照原先规格配上岳山。从此,这张中唐御制琴的庐山真面目终于再现于世人面前。

大圣遗音琴由唐朝琴匠制作于755年,彼时正值安史之乱,明皇奔逃蜀地,太子李亨即皇帝位。大圣遗音琴为李亨即位后所作的第一批宫琴之一,琴通身长122cm,肩宽20.1cm,尾宽13.4cm。在琴背龙池上方,刻有大圣遗音四字,琴底刻有铭文巨壑迎秋,寒江印月。万籁悠悠,孤桐飒裂十六字。此琴铭文意境幽寂,在有意无意中透露出了大唐王朝由盛转衰的迹象。

亿元古琴天价之路

古琴真正进入藏家视野,有个事件不得不提。2003年,古琴艺术成为继昆曲后,中国第二个入选联合国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的项目。古琴艺术的申遗成功,成为日后古琴拍卖市场行情高涨的一个重要推手。

回望古琴的天价之路,有几个时间节点清晰可见:2003年,古琴步入百万元时代;2009年,跻身千万元俱乐部;2010年,一举踏上亿元之路。

2003年7月,中国嘉德春拍中,一张唐代九霄环佩琴刚刚以346.5万元创下了古琴拍卖的世界纪录,同年嘉德秋拍中,大圣遗音琴便以891万元再创纪录。之后的6年里,市场处于盘整状态。直到2009年,中国嘉德推出明代月露知音琴,以2184万元的成交价,引领古琴进入千万元时代。在随后的匡时秋拍古琴专场中,吴景略收藏的唐代太古遗音琴,以2072万元的成绩落槌,再次巩固了千万身价的市场。

然而,古琴的拍卖价格从千万元跻身亿元时代,只用了短短一年。2010年11月,在苏州吴门艺术品拍卖夜场上,一张明晚期的孔府御书堂乾隆御用无底蕉叶古琴以5800万元拍出,再创中国古琴拍卖的历史新高。接下来,就是一鸣惊人的亿元琴王的诞生。在2011年保利五周年秋拍中,宋徽宗御制清乾隆御铭琴超乎所有人的想象,最终以1.37亿元成交,不仅刷新了古琴拍卖的世界纪录,更创下世界乐器拍卖纪录。

存世不过2000张

之前很多年,古琴总是以杂项品类出现在拍场,现在看来,古琴俨然已鹤立鸡群,成为拍卖又一新贵。2011年春拍,西泠印社特设首届中国历代古琴专场,受到业界的普遍关注,多数古琴都以超过预估价几倍成交。其中,査阜西赠张充和寒泉琴以517.5万元成交,杨宗稷旧藏松风琴以460万元成交,明潞王中和琴以402.5万元成交。

市场中的古琴价格动辄都在百万元以上。藏家石先生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末,他无意中收来的一把明朝古琴至今已价值百万,当时只花了不到8万元,十几年时间涨了十几倍。2003年,收藏大家王世襄的唐代大圣遗音琴拍出891万元,而2011年再现拍场时,就拍到了1.15亿元,其增长态势令人唏嘘。

专家介绍,古琴的价格大涨,与其数量稀缺密不可分。据业内不完全统计,包括北京故宫博物院、南京博物院等馆藏机构与香港在内多个地区的私人收藏,目前存世的包括民国在内的古琴数量不超过2000张。

上世纪中期,不少香港藏家到内地市场上淘宝,往往用一台电视机就可换得一张明代古琴。即使是收藏界的资深人士都不把古琴当回事,他们认为那些书画和瓷器更有升值潜力。
石先生告诉记者。

如今,古琴的价值彰显,收藏可遇不可求。业内人士将古琴收藏分为三档,价格也是越古越贵:唐、宋、元三代古琴因存世极少,又多为制琴名家之作,一旦在市场上出现,便大受追捧,价格动辄上千万(经过国际琴学会考证确认,流传于世的唐朝古琴也仅有15张);明代古琴较前三个朝代传世更多,价位也到了数百万元;而清代和民国时期的古琴因年代近,数量相对较多,价位相对较低,市场价在十几万到百万之间。

云南古琴收藏家刘彦忠认为,随着大家对古琴认识的加深,古琴收藏市场肯定会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他说:现在欧洲一把300年左右的小提琴,市场拍卖价就已经达到两三千万欧元,而国内唐代的古琴,1000多年的历史,拍卖价才刚刚达到两千万。

然而,经过历史与社会动乱的洗劫,能幸存下来的古琴,特别是流传有序的名琴更是寥寥无几,即便藏家愿意花重金,也不容易买到自己满意的古琴。可见,收藏古琴可遇而不可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