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迷扬琴一女警

东孚镇囷瑶村南山社一幢两层的小楼里,清脆的扬琴声透过窗棂在空中萦绕,村民们都知道,那是78岁的老人陈万成在弹奏扬琴。
随着琴声,我们走进了这户农家,客厅里端坐的老人,对我们的到来毫无觉察,仍沉浸在他的《彩云追月》里,如痴如醉地敲击着琴弦。
村里人都亲切地把陈万成称为“老师”,这是因为他对弹奏技巧无一不通,又善于指点他人,久而久之他的大名反而无人叫了。村民说,“老师”可谓十八般乐器样样精通,要不是前些年换上了假牙,“老师”还能吹上一曲笛子独奏呢。
“老师”的乐器都是自己“生产制造”的:大扬琴是干儿子为他做的,其他的二胡、三弦、板胡、扬琴等芗剧里常用的乐器,都是他依葫芦画瓢,一点一点摸索着做出来的。虽然从没受过专业训练,但“老师”凭着对音乐的热爱、执着与灵性,用自己做出的扬琴,弹奏出一支又一支曼妙的乐曲。
现在音乐已成为“老师”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渐渐地,十里八乡的乡亲们都知道南山社有这样一位热爱音乐的老人,纷纷慕名而来,或是前来请教,或是和“老师”一起合奏。

城里的老师能教社区居民唱歌跳舞,农村也活跃着不少民间艺人传承曲艺、丰富村民的文化生活,今天我们就带你到东孚镇莲花村南山社,去认识这样一位十八般乐器样样通的音乐老人。
正在弹奏扬琴的这位就是我们这次采访的主角——陈万成老人。不过村里人都亲切地称呼他为“老赛”。据他的亲人介绍,“老赛”这个名字是陈万成小时侯还没有被卖掉之前家里给起的。老人告诉记者,那时是旧社会,家里太穷,孩子又多,父母养不起就会把孩子卖到经济条件稍微好点的家庭。老人在新家受到的待遇并不好,而他就是在那时爱上音乐的。从老人弹琴时如痴如醉的神情我们可以看出,音乐给老人带来无尽的欢乐和幸福。
老赛可谓是十八般乐器样样精通,二胡、三弦、板胡、扬琴等都能信手拈来,要不是前些年换上了假牙,老赛还要为我们吹上一曲呢。由于家境贫困,和芗剧有关的十几样乐器基本都是他自己做的。眼前这架扬琴是老人的干儿子为他做的,从没受过专业训练的老赛硬是凭着对音乐的热爱与执着,自己摸索出这其中的门道,短短的一年时间,老赛已经能用扬琴弹奏出美妙动人的音乐。
虽然已是78岁的高龄,但演奏仍是老赛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渐渐地,十里八乡的乡亲们都知道南山社有这样一位热爱音乐的老人,不少人慕名而来,或是前来请教,或是和老赛一起合奏,热爱音乐的他们共同徜徉在音乐的海洋中。

一往情深衷于琴扬琴,一种古朴而又典雅的民族乐器,那清脆的乐音、宽广的音域,温婉悦耳的曲调,曾吸引了多少人的对音乐的向往,令多少观众大饱耳福。在杭州铁路公安处这个大家庭中,就有一位具有大家风范的巾帼才女,痴迷于这种少见的也许都有些被众人遗忘的民族乐器扬琴。董阜娜,杭州铁路公安处一名普普通通的女民警,在十几年的公安生涯中,她始终不忘对杨琴的痴迷,而在对扬琴三十几年的依恋中,她又用扬琴孜孜不倦地为公安事业作出着自己的奉献。1996年,作为一名扬琴高手,她随着浙江火车头艺术团赴法国巴黎演出,获得了巨大成功。在她的生命中,公安和扬琴相得益彰,给了她生命的快乐和生活的乐趣。用她自己的话来讲,因着对扬琴的痴迷,她是个幸运和幸福的人。”我是个痴迷的人,为此我心甘情愿付出了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苦”董阜娜,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因为父母亲对于音乐的爱好,呀呀学语时的她就对音乐艺术有了一种最朴素最真实感情。父亲,毕业于唐山铁道学院,能弹一手好吉他。母亲也钟爱音乐艺术,曾经想报考沈阳音乐学院,但因外公对艺人有偏见,最后不得已就读于锦州医学院,从此落下一个深深的遗憾。母亲的遗憾让小小的董阜娜明白对于爱好必须坚持,而坚持则必须放弃一些东西和熬受一些不为人知的苦。有着音乐秉赋的她,自小就表现出对音乐不一般的感情。阿姨有一把钟爱的琴,董阜娜每次去外婆家都会偷偷的拨弄几下,爸爸看她感兴趣,就手把手地教她弹奏,很快她就能弹奏简单的乐曲了。读小学时,学校要成立毛泽东思想宣传文艺队,到各班来招生,爱好音乐的她无意识中就说:我也会弹。招聘的老师让她一试,乐感、音质都行,是个可塑之才。就这样,董阜娜开始走上了音乐之路。在文艺队,董阜娜表现得特聪明,什么三弦、小提琴、柳琴、中阮,她都特别好学,什么都去摸。一学就会,让老师特感意外。对音乐的执着,最终赢得了家人的支持,她开始选修扬琴。学琴是一件很苦的事情,尽管心中早有准备,她还是觉着苦。但是因为痴迷,她无怨无悔,一个人坚持着。北方的冬天,特冷,下雪天,二尺深的雪,她仍然坚持自己一个人徙步走去学琴。两个手指头都冻裂了,她硬咬着牙一声不吭。七年的学琴生涯,让她的琴艺有了突飞猛进。四年级时,一首扬琴独奏《北京有个金太阳》,让当时的阜新铁路地区都认识了她,并且成了当时学校每次大型演出的保留节目。这之后,她经常参加阜新铁路分局每年的春节慰问团到到驻阜解放军部队、铁路沿线慰问演出。演出期间,经常会落课,她只得在练琴间隙、演出的路上偷偷背课文做作业补习功课。那一年,辽宁省主办亚洲少年足球比赛,阜新市设了分赛区,学校被邀在开幕式上表演一个集体藤圈操,当时的学校条件差,没有钢琴,只能用脚踏风琴伴奏,音乐老师不愿意上台,就推荐只有小学四年级的董阜娜上台伴奏,当时的组委会都傻眼了,小丫头行吗?不会怯场吗?谁也没有想到弹得一手好扬琴的她竟然还真的会弹风琴。事后,组委会成员才知道小小年纪的她曾经多次在大型演出独奏,经历过大场面。老师也才知道她经常在练扬琴之余偷偷学风琴。因为她只要一有空,手上没有琴就觉得难过。在董阜娜看来,所有的琴都是通的,她主攻了扬琴,但是其他各类琴她照样爱好,因为性格豪爽,胆大心细,兼之口齿伶俐,模仿能力强,她一直是文艺宣传上的多面手。除了琴,她还在锦州铁路局职工运动会开幕式上做主持,在中学广播站当播音员,当铁路分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宣传车播音员等等。时至今日,提起当年10来岁的小丫头,被老师器重担任扬琴、木琴独奏,担任主持、播音,董阜娜还是非常感慨、非常自豪的。”我是个幸福的人,因为我热爱杨琴,杨琴也回报了我无穷的快乐和荣誉”高中时,董阜娜随着父母转到杭州。从高中到参加铁路工作,期间,董阜娜始终没有停止过对扬琴的练习,也没有放弃一切能让她习练扬琴展示才艺的机会。1983年杭州铁路分局组织纪念”二七”长沙铁路大罢工活动,在乐器合奏中,这颗弹奏扬琴的闪亮星星被分局有关领导发现,她从艮山门小乐队被吸收到铁路分局民乐队。同年九月,经过公开招考,她走进了铁路公安队伍。86年杭州分局抽调站段职工组建代表团到南昌参加上海铁路局职工文艺汇演,她的表现又赢得满堂喝彩。89年上海铁路公安局抽调她去文艺宣传小分队,因为怀孕没有去成,她一直觉得深深地遗憾。这是唯一一次她放弃了她钟爱的扬琴习练机会。而1996年,更大的光芒将召耀着她,更大的任务在召唤着她。她作为浙江火车头艺术团的扬琴手,1996年2月受文化部的派遣,参加了全国首家以企业名义组成的音乐舞蹈团出访法国,参加《中国五千年文明展览》的宣传演出活动。在巴黎近郊塞纳河畔的”中国城”里,她的扬琴艺术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在艺术团具有民族特色的独舞、双人舞、民乐独奏、合奏等10多个节目中,主要伴奏的扬琴手,受到法国人民和旅法华侨的热烈欢迎。除夕之夜,那架具有中国古典特色的扬琴和她弹奏出来的美妙的扬琴声,令法国友人和旅法华侨在异国欢度中国春节传统节日增添了欢乐的气氛。他们不顾零下4摄氏度的寒冷席地而坐,围起了里三层外三层的观众部队,还有的大人把孩子高高举起,就是为了一睹中国民族器乐扬琴的丰采。法国观众对中国民族器乐特别是扬琴表现了极大的热情,争着要同她和队友们合影,请她们签名留念。法国的新闻界《欧洲时报》《星岛时报》《法国巴黎文艺指南》《法国议会通讯》等5家报刊的21名记者和法国国家电视台3台、国家电台的记者都络绎不绝地赶到现场进行采访录像,《人民日报》海外版,国际版上专门刊载了演出的剧照。事后,她和队友们还接受了中国驻法大使馆夫人的邀请,前往使馆为参加国际三八妇女节招待会的各国使馆官员的夫人演出。中国驻法大使夫人对她们是赞誉有加:”你们的演出非常精彩,事实证明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一些外国驻法使馆夫人由衷地感叹:”中国的民族艺术真是美妙绝伦。”事后,大使夫人还和她们合影留念,并赠送了纪念品。中国驻法文化参赞热情地赞扬她是”中法文化的优秀使者”。国内《中央电视台》、《浙江文艺报》、《浙江日报》、《浙江工人日报》等16家报刊先后以显著位置报导了赴法演出盛况。那架受欢迎的扬琴也应主办方要求,留在巴黎《中国城》做纪念。”我觉得我是个幸运的人,因为我有幸能选择一样能发挥自己的特长的工作岗位。”在众多的民族乐器中,扬琴因为既能发出清脆的声音,宽广的音域,又可同时奏出和音及快速琶音,而成为伴奏的首选乐器。众多流派的琴书及越剧、沪剧等地方戏曲音乐中,都选用扬琴作为伴奏乐器。作为一种主要的伴奏乐器,扬琴和扬琴手总是为他人作嫁裳,是一个在台前的幕后人。当初选择扬琴,董阜娜正是看中了这一点:亮丽但又不张扬。正如当初选择扬琴作为自己艺术爱好一样,在董阜娜的公安工作生涯中,她也心甘情愿地选择了作幕后英雄。从1983年进公安后,经过6年乘警的磨练后,她开始从事了工会和文艺宣传工作。因为在她看来,工会和文艺宣传工作都是服务人关心人的活,虽然在公安不是个主角,不拿枪不提刀,但她觉得能在幕后为那些奋战在一线的人作点自己贡献是非常幸福的。期间,她先后在宣教科、秘书科等从事文字和事务性工作,但是至始至终,她没有放弃工会和文艺宣传的工作。她多次参加上海铁路公安局组办的”卫士之光”、”警官艺术节”等文艺调演活动,而每次都能获得荣誉而归。铁路第六次大提速开始了,她又受命组建”三保”宣传文艺小分队的重任。果敢麻利的她立即与六名年青民警进行快速排练,三天之后,匆匆赶往杭州铁路公安处管辖的1000多公里线路上,奔波于各外地民工子弟学校、沿线厂矿企业、村镇,辗转60多天,共演出60多场次。期间,第一天到江山市贺村镇演出,因为年青演员节目还不熟练,为救场,她以一曲《为了谁》而赢得村民的热烈掌声。活动期间,热爱扬琴的她多想再次展示一下她的琴艺。因受演出活动客观条件限制,没法携带扬琴,她只好以空弹的形式比划着弹了一曲《北京有个金太阳》:一边亮声高歌,一边比划着弹奏,她如痴如醉的表情和娴熟而又有专业水准的弹奏引发了观众如雷的掌声,竟至事后有村民问为什么没带扬琴来呢?由于”三保”宣传小分队工作出色,被上级公安机关批准荣立了集体”三等功”。董阜娜是幸运的,一如她自己所说的,因为对扬琴的热爱,成就了她的工作和事业。因为公安工作宣传需要,又成就了她对扬琴的钟情。能将自己的爱好和工作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幸福的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