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音乐梦想智障女卖艺求学

图片 1
昨天下午3点左右,热闹的解放碑八一路口,人群中传出一段动听的扬琴声,扬琴前挂着写有“卖艺救母”四个红色大字的条幅,一名40来岁的中年男子正在弹奏,红色的塑料桶里放着不少一元、两元的纸币。“我也是没办法啊,78岁的老母亲得了脑溢血,花了太多钱了。”中年男子说。
说法街头卖艺为救母
中年男子自称姓黄,是一名扬琴演奏专业人士,刚从武汉来到重庆。
“本来是想出来教授扬琴的,也找过几个学校和学生,但是这样筹钱的速度太慢了,一般都是教了1个月以后才能拿到钱。”老黄说,自己母亲的病已经花掉了家里几乎所有的积蓄,有不少亲戚朋友都在帮自己。“我不想再麻烦他们了。”老黄说,医生告诉他,根据他老母亲的病情来看,只有1个多月的时间了。
老黄说,自己8岁开始就学习扬琴,现在已有30多年了,“我觉得卖艺就是一个工作,就跟在国外一样,但中国人的思维里还是觉得卖艺就是乞讨,是丢面子的事,所以我就背着家人出来了,怕他们伤心。”
现场有人掏钱有人问
悠扬的扬琴声让路过的行人们纷纷停下脚步,不少年轻人也围住老黄听其演奏,不时有市民往老黄的红色塑料小桶里放钞票。
“谢谢!您想听一段什么?”见有人捧场,老黄就会弹上一曲。
老黄不愿意让家人知道自己在街头卖艺,所以不愿向记者透露更多的家庭情况,一些市民也主动询问其包括“家庭住址”、“姓什名谁”等问题,但老黄只回答说自己现在最想在餐厅或茶楼等一些固定场所表演,“这样的报酬多一点。”
下午4点半,因为城管人员的到来,老黄收拾好自己的扬琴离开了解放碑,“我要换个地方继续卖艺。”

看到卖艺这条路越走越窄,一局部曾和吴军一样在街头卖艺的老乡,已经决定转行。有个拉二胡的,回老家办了沥青厂,花10万元建了4个炉,据说3个月就收回了本钱。还有一个人本来也是卖艺的,办厂之后赚了不少钱,在村里盖了一栋三层的小楼,据说花了好几十万。

昨日,来自大连的12岁智障女孩李妍颖和其姑姑、姑夫带着二胡、扬琴等器材,在罗湖雅园立交桥下摆场子卖艺。虽然小妍颖在老家表演独奏获过奖,虽然她在9岁时就已出了个人二胡扬琴演奏会专辑,但他们仍然很贫困,为实现小妍颖的梦想——考上中央音乐学院,成为专业音乐人,所以卖艺挣钱。
路边卖艺引众人关注
“你会拉二泉映月吗?”昨日下午,路过雅园立交桥下的王峰挤进人群,拿着5元钱问12岁女孩李妍颖。李妍颖马上从扬琴后面跳起来,低头跑到旁边拿起低音二胡,直到悠扬的琴声终了,李妍颖也没敢看王峰一眼。王峰对记者说,自己现在做营销,之前曾受过十余年的民乐训练。他将钱轻轻放到李妍颖面前的纸箱里,回头对李妍颖的姑姑说:“她的琴拉得很棒,一定要好好培养这个孩子,别荒废了。”
在她拉琴时,围观市民始终不低于数十人,他们不停点头叫好并慷慨解囊。但小妍颖在一个多小时里没有一点表情。坐在她身边的两位中年人自称是李妍颖的姑姑、姑夫。“李妍颖是个不幸的孩子,四级智力残疾。”姑姑李秋香说。
不幸智障人走上音乐路
李秋香介绍,小妍颖的父母是智障人,她不幸被遗传,3岁时,小妍颖开始跟姑姑一家人生活。姑父赵思玉出身音乐世家,退休前是长影乐团民乐队的演奏员,有一天,他在拉二胡时,发现小妍颖一动不动地盯着他拉琴的手,后来,赵思玉只要一拉二胡,小妍颖都会马上跑到姑父身边,坐下来静静地看,静静地听。小妍颖4岁时的一天,趁姑父不在,她拿起二胡,咿呀咿呀地拉了起来……这时,在门缝里看得清清楚楚的赵思玉高兴坏了,“那时候我59岁,我当时就想,我这一生剩下的时间就给这个孩子了,一定要把她培养成才。虽然她智障,但狮子、老虎都能让人训练得听话,何况我身边的这个孩子!”
之后的7个年头,赵思玉日夜不间断地开启了小妍颖的音乐之门。
九岁女童出演奏会专辑
让赵思玉夫妇欣慰的是,每当小妍颖坐在琴边时,仿佛忘记了一切,小脑袋晃动着,好像一个音乐精灵。在这个过程中,小妍颖的音乐天赋也逐渐显露出来——一句话可能学一天都学不会,但一首简单的曲子,两个多小时就差不多了。“我教其他孩子,比较聪明的需要练上十天的曲子,她最多两天。”赵思玉说。
2006年5月底,在大连市第一届残疾人才艺大赛中,小妍颖的独奏获得二等奖。在这之前,小妍颖9岁时出版了自己的二胡扬琴演奏会VCD光碟。赵思玉告诉记者,这盒专辑获得了中国音乐版权协会的认定,并且同时在国家新闻出版局注册。昨日表演时,她旁边就摆放着几十盒这个光碟。“十块钱一盒,请自取。”赵思玉对围观者说。
■ 少女心愿 为实现梦想举家南下
据了解,小妍颖他们三人是今年元旦到达深圳的,随后用两天时间在火车站附近找到一处简陋住所。昨日上午表演时,小妍颖的扬琴前挂着一幅红布,上写着:“父母残疾、自演自卖、求助学费”,这就是他们来深的目的。
“孩子的扬琴已达到国家7级水平,二胡达到了8级水平,因为她演奏考试曲子一点问题都没有,”但赵思玉很遗憾,因为没钱,小妍颖从未参加过国家的艺术类考级。去年,他带小妍颖去北京拜访了著名民乐演奏家项祖华和宋飞,他们听过小妍颖的演奏后评价:有天分,但不能放松,而且一定要进专业院校。“我们没有钱,所以只能卖艺了,筹钱让她考上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再考上中央音乐学院。”赵思玉还给记者看了一张盖有其家乡市、区政府公章的家庭贫困证明。虽然小妍颖不跟陌生人交流,但她也对记者说出“想成为音乐人”的心愿。
昨天,以30元的价格出租一间屋子给他们的房东江西人庞金苟也跟着来了:“这孩子不容易,我跟过来帮着搬搬东西,看看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记者离开时,李秋香跟着记者来到华强北,因为有好心人指点她“这里有很多街头艺术家、比较繁华”,“我相信一定会有更多人给小妍颖帮助的,”李秋香说。

就算是给一分钱,我也要拍板感激人家。

命虽然捡了回来,但吴军再也不能翻跟头了,他决定离开剧团,没有接收团长的挽留。虽然别人离开了,但剧团决定替他保存职位,每个月仍旧会发给他1200元的工资。

现在,吴军终于决定停止卖艺生涯,回安徽办厂。这象征着,今后的南京城里,将再无画着京剧脸谱的武生。

随后,无数同样感到被揍了一拳的网友,开端猖狂转发这条微博。网友邓君一评论说,咱们都不要丢硬币到卖艺人的盒子里吧,他们不是乞怜者,叮当落地的声音会敲得他们疼爱,这甚至都不是辅助,假如你想伸出援手,那手势应当像握手一样同等。网友ego_xu
则表现,面对生涯的可怜,不屈从。面对别人的赞助,不低微。这就是君子物的尊严。请不要围观,不要好奇。不要出于善意去参与他的生活。

过多少天就离开南京

离开学校后,从新回到街头的吴军忽然发现,卖艺这条路,仿佛已经很难再走下去了。

再三纠结之后,吴军决定上街卖艺,并把据点定在漕宝路。说瞎话,当时我觉得卖艺很争脸,可没办法,总得生活下去。有一次,吴军在上海汽车站卖艺,遇到了一位唱过京剧的老太太,她一看就看出我是个专业演员,当场掏出一百块钱要给我,我哪能要啊。后来她就劝我化妆,说如果不化妆的话,别人就认为我不是真演员。

2003年分开剧团后,在同村友人的煽动下,吴军决议去上海闯荡。看到老乡踩三轮收成品,他也买了辆三轮车,想随着一起去碰碰福气。可其余人都有老主顾,只有吴军这个新手没人脉,他天天只好骑着车在马路上乱转,最后忙了半个月,什么货色都没收到。一气之下,他把三轮车卖了。

在上海的日子,是吴军收入最好的时代,每天都能有一百多元进账。可后来,因为各种各样的起因,他不得不离开上海,流浪于全国各个城市。2008年夏天,他第一次来到了南京,停留了两个多月后前往武汉、南昌、昆明、合肥等地。在昆明的时候最穷,当时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叫我去,说那里冬天温暖,收入也还能够。可我到了之后就是干不动,也搞不清晰是什么原因,一天只能赚二三十块钱。我最后呆了一个星期就跑了。

一条被疯转的微博

如果我的身体还能干重活,我宁愿去工地打工,也不会走到大街上卖艺。

我觉得卖艺和要饭没什么区别,只是大家不好意思明说罢了。

我时常在三山街地铁站口见到他。一位网友回应。

曾偷偷看原共事演出

自从那次出事后,我吃饭就受影响,像今天早上吃了个包子,到现在都不想吃,每次吃一点就饱了。长期这样,身体就容易生病。吴军口中的出事,指的是2003年的一场大病。这场大病不仅让他的一部分胃被切掉,还直接葬送了他的武生演员生涯。

前段时间,吴军的儿子到南京玩了一天。他早早把油彩藏起来,然后陪儿子在南京转了转,不能让孩子发现我在卖艺,我怕他晓得之后自尊心受影响。可同时,吴军又在为儿子的花销懊恼,现在小孩花钱太厉害了,上次跟我说手机在公交车上被偷了,要我给他买个新的。我想买个四五百元的就行了,可他不要,说同窗都玩一两千元的手机。

气象闷热,吴军脸上的油彩有点化开了。他翻遍口袋,想找一张餐巾纸,但发现忘带了,只好拿出镜子补妆,持续撑下去。没方法,着实痒的话就拿牙签戳两下,不能用手抹,要不油彩会花掉的。看得出来,吴军有点愁闷,因为一周以来他首次出摊卖艺,就碰上了高温,前几天扁桃体发炎,一直在病院里挂水。

服从了老太太的提议,吴军决定尝尝,他把第一次化装卖艺的地点,选在了上海体育馆邻近,因为那里人多,后果会好一点。果不其然,那天吴军赚了好几百块。后来我专门给那位老人打电话,感谢她给我指了条路走。

时光长了,吴军也碰到过一些好心人,自动想帮他寻找门路。曾经一位白叟倡议吴军去紫竹林,由于那里都是南京京剧团的退休演员,去了可能会找到些门路,但他拒绝了对方的好心,人家都是退休艺术家,我只是个在街头卖艺赚钱的,分歧适。

别人的阅历,让吴军有些心动,在他床头的墙上,有一个用铅笔写下的手机号码,是一个朋友的号码,他看我这样卖艺赚不到钱,预备叫我一起回去投资,也办个沥青厂。大家都磋商好了,我负责在外面收废旧轮胎拉回去,他在厂里负责提炼销售。现在唯一缺的就是资金,我想其实不行就建两个炉,先做起来再说。吴军说,这几天朋友就会到南京来,我们一起商量商量,5月24日就回去。

微博上的一段文字,一张照片,让吴军红遍网络,他的专业气质,对观者的尊重,赢得网络一片欢呼。在吴军看来,化好妆是对观者的尊重。吴军已经习惯把闹市当成舞台。武生卖艺成为南京一景。

说这话时,一阵风扑面而来,琴箱里一张一元钱的纸币,被吹到路上。吴军赶快起身,追着纸币跑出好几米。捡回钱后,他收拾了一下琴箱,用硬币压住纸币,别再给风吹跑了,赚钱可不轻易。

三山街上的标记人物

快报记者 石磊 文 快报记者 辛一 摄

实在卖艺和要饭没差别

辗转于多个城市之后,2009年吴军终极还是取舍了南京。他先后在三山街、山西路、大行宫、新街口附近摆摊卖艺,理由很简单――因为那里的市民人好。有时候也会来一些喝醉酒的人,要点歌,我普通不搭理他们,或者罗唆叫他们在旁边听。不过,他们从来没有砸过我的东西。

洗了把脸,吴军来到旅馆附近的小饭店,花5元钱炒了一份菜,这就是他的晚饭。赚不到什么钱,就只能这样了。吴军说,自己家里现在有5口人,但出来卖艺的事,他没有告诉家里人,有时候在南京碰见安徽老乡,他们会到原来的剧团去问,还好我老婆孩子不到剧团去,否则就露馅了。因为我觉得卖艺很丢人,和要饭没什么区别,只是大家不好意思明说罢了。

5月20日,最高气温36℃。下昼两点,吴军准时来到南京三山街地铁站3号出站口,翻开琴箱拿出扬琴,悄悄敲起《牧羊曲》。很多经由此处的人,都停下脚步,察看着这个衣着白色衬衫、玄色西裤,画着京剧脸谱的卖艺者。每当有人给钱,他总会站起身摇头鸣谢。

正如这位网友所言,要想找吴军,去三山街多半没错。一种方式是坐地铁,在三山街站下车后往3号出口走。走出闭塞的地下空间,一眼就能扫到画着京剧脸谱的吴军。另一种措施是坐公交,同样是在三山街站下车,不论向路边摆摊贴手机膜的小贩,还是挥着扫帚的干净工讯问,他们都会异口同声地告诉你,那个挥着棒子敲琴的人啊,往前走到地铁出口就能看到了,他在我们这带很著名气的。

人前背地,生旦净丑,台前幕后,芸芸众生,又有谁不是自己的演员?他街头起身致意,给人们尊重的力气。只管绝大多数网友都认为,吴军是在靠手艺吃饭,理当博得尊敬,但他本人却始终认为,在大巷上表演,那是穷途末路之后的抉择。如果我的身体还能干重活,我情愿去工地打工,也不会走到大街上卖艺。

5月20日下午两点,吴军准时呈现在地铁出站口。这里是一个十字路口,人流量较大,是幻想的卖艺场合。吴军穿戴白衬衫、黑西裤,耳朵挂着助听器,脸上画着招牌式的京剧脸谱。随后,他缓缓放下箱子,掏出扬琴开始演奏。在尔后的一个半小时里,他始终在轮回演奏《牧羊曲》,身边也始终有五六个人在倾听。听了一会的人离开后,很快就会有新的听众补上。

时至今日,吴军照旧还能记得最后一次演出的细节。演出的剧目叫《鱼兰记》,鱼兰是个鲤鱼精,看上了一位公子,可公子已和丞相的女儿订了亲。于是,鱼兰就变成丞相女儿的样子容貌,拐跑了公子。后来,丞相发现有两个截然不同的女儿,就把孙悟空请来。孙悟空用火眼金睛认出了鲤鱼精,鲤鱼精便跑到东海,搬来了蟹精和虾精,两方开展大战。孙悟空是吴军的最后一个角色,而他日后到街头卖艺,脸上画的也是孙悟空。冥冥之中,好像所有都已注定。

而更多的人在追问吴军的卖艺地点,这是在哪个路口,盼望途经。牌子上一手好字,不知是不是他自己所写。此公宠辱不惊,气质相称好。他们想适时伸出援手。

还有一次在大行宫附近卖艺,正在化妆的吴军遇到了一位南京艺术学院的学生,对方取出了身上全体的40多元钱,可吴军谢绝了。后来,有人问我为什么不要钱,我说我绝对不能要,因为我还在化妆,他不看到我的表演,我就不能收他的钱。

固然无奈重回剧团,但吴军仍然每天早上都会压腿、拿大顶,他试图在每一次街头的吹奏中,赢得路人的尊重,工夫不能丢,我得证实自己是个专业演员。

5月18日,网友蘑菇echo拍下了吴军在街头卖艺的照片发上微博,并附上了一段理性的文字:在南京街头遇见这么一个人,他脸上涂着京剧武生的妆容,在进行扬琴演奏。一旁的看板上写着被京剧团解雇,又因自身患有耳疾,失聪后无法保持生计的先容。我搜了搜包,找出一元硬币放在他旁边的盒子里。他突然停下演奏,慢慢站起来,对我点了点头,仍保有武生的气宇和架势我的心像被揍了一拳。

吴军说,他的老家在安徽涡阳,家族四代都靠唱戏为生,我的曾祖父、爷爷、爸爸、表姐、姑妈、表哥都是唱戏的。我爸妈有4个孩子,我排行第二,因为家里穷,上到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而后父亲就让我去业余剧团学戏。当时吴军年事尚小,因为受不了学戏的罪,就偷偷跑回了家,但父亲坚定不批准。他就用扫帚打我,把扫帚都打断了,我只好又接着练了3年。

表演机遇增多,病魔也随之而来。2003年前后,吴军常常感觉胃疼,一开始他并不在意,每次都保持演出,真实未审疼了,就用手摁着。最后,吴军终于顶不住了,失事那次,团长决定派我开幕。演出之前,儿子看到我脸发黄,就跟我说别演了,但我仍是去了。演到一半,我切实受不了,剧团就打电话把120叫来了。后来一做胃镜,医生说要切除一部门胃,还说幸好我身体好,要是六七十岁的人就没治了。

然而,吴军这个老师只当了一个月,就主动辞职离开了,原因是有学生家长向学校投诉,认为吴军教养太过严格。有小孩会回家跟父母说,我这个新来的武功老师太严格,让他受不了。后来我就跟校长说,我是严格,但不严厉就很难花招练好。既然现在的这些孩子吃不了这份苦,那我还不如走人。

吴军的身后,是等红灯的骑车人,他们中的好奇者,会回过火来端详面前的这个怪人,绿灯一亮随即又离开。在这个车来车往的路口,吴军用琴声和造型培养了一个静态的场域,和四周的嘈杂心心相印。听他弹琴,我感觉心很静。一位听众说。

不得不说,吴军是个很勤恳的卖艺者,每天四五点就起床,洗脸刷牙化妆后出门,中午困了就回去睡一会,下战书三四点再去卖艺,个别要连续到晚上7点左右。因为造型奇特,他每天都会被良多过路人拍照,可能大家认为以前卖艺重要是简略地拉拉二胡,看见我画了脸就感到有些好奇。其实化妆很麻烦的,每天起码要勾一个小时。而且吃饭也很麻烦,只能把饼撕成一小块一小块往嘴里送,因为油彩不能见油。因为长期化妆对皮肤不好,曾经每天都要画脸卖艺的吴军,如今已经减到一个星期只画三次,礼拜五、星期六、星期天这3天,多了皮肤会痒。

几天前,有网友拍下吴军在街头卖艺的照片传上微博(微博地址),转发次数很快破万,他迅即成了微博上的热门人物。可吴军本人并不明白这些。多年前,这个曾在安徽宿州某剧团做过武生的中年男人,被一场大病毁掉了演员生活。从2003年开始,他在全国多个城市流落,在卖艺者跟专业演员的身份焦急中,渡过了这街头8年。

欢送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这不是吴军的第一次走红,早在两三年前,他就因为独特的造型,被南京本地媒体报道过。如今,因为一条微博,他再次走进人们的视线。

视频:南京男子画京剧脸谱街头卖艺引关注 起源:新浪播客
攻破这种气氛的人,只可能是吴军自己。因为听的人多,给钱的人天然也多,而吴军卖艺最大的特点,就是只有有人把钱丢进琴箱,他都会结束演奏,站起身向对方点头道谢。也好像恰是这个举措,让他一夜之间成了微博红人。我觉得这很畸形,这么热的天,别人在太阳底下听我演奏,然后还打开钱包掏出钱给我,我肯定得表示一下谢意。就算是给一分钱,我也要点头感谢人家。吴军说。

首次画脸赚了好几百

把我挑走了。吴军说,去了宿州之后,他跑了一年多龙套,终于有一次,团长决定派个角色给我。当年我小翻带跑至少能翻8个,因为演得不错,渐渐就有机会了。

如果厂子办成了,我肯定不会再出来卖艺。这可能是独一的遗憾,因为今后南京城里将再无画着京剧脸谱的卖艺武生。不外,你乐意看吴军在风中追那张一元钱的纸币,还是乐意看到一个事业有成的小老板?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已经有了谜底。

回安徽投资办厂,从此告别卖艺生涯。吴军刚积聚起来的网络人气,兴许会和被高估的股票一样,疯狂冲到历史最高点后,稀里哗啦地匿影藏形。可对长期在卖艺者和专业演员的身份焦急中生活,在低收入和职业尊严的抵触中彷徨的吴军而言,创业不失为一个好前途。

胃病让他离别舞台

后来,他曾被南京戏剧学校一位学戏曲的老师傅推举,当过武功老师。这位老师傅在路上看到我,我们就聊了起来,缓缓就熟习了。他说,像我这样一天到晚地忙,也挣不到什么钱,不如去他们学校当老师。

后来,镇里组织演出,吴军也去加入。当时宿州市某剧团正好要演员,看完演出觉得我不错,就

当初团长有时候还会叫我回去,如果我身材好的话,我确定许可了。我今年42岁,最少还能演5年,然而吴军以为,如果本人长时间不上演还拿着工资,就算团长不说,其他演员也会给他神色看。剧团里有几十个演员,打个比喻,如果要演《智取威虎山》,团长今天挑了一个人表演杨子荣,来日还派同样的人演,那个演员肯定会有牢骚,因为唱多唱少都拿一样的工资。

5月20日晚上7点,天气已经完整暗了下来,吴军整理起行头筹备回家,他数了数琴箱里的零钱,一共有五十多元。每天也就这个数吧,以前好的时候一天能赚一百多块。他一边往车站走,一边埋怨着,愁逝世了,现在生意不好做,一摆摊就有城管来撵。对方说这里不适合卖艺,可我认为,人多的地方最合适卖艺,跑到人少的地方我怎么赚钱?

吴军的住处,是中华门公交站四周的一个私家小旅馆,旅馆有高低两层,吴军住在一楼。房间里摆着7张床,靠墙处加放的一张床就是吴军的。在自己的床位上翻了一阵,他找出一包还未开封的红梅香烟,点上抽了起来。这个处所还对付,一个床位一晚上10块钱,一起住的人都是来南京打工的,大家相处得挺好。吴军的室友、湖北人老刘也说,住在这感觉不错,最主要的是保险。原来我住在四牌楼附近,也是这样的小旅馆。有时候我把香烟放在床头柜上就睡觉了,成果早上醒了就发明烟没了。住到这里之后,香烟怎么摆都不会有人动。

2009年,吴军在长乐路卖艺时,有位老人看他画了脸谱,猜忌他是个冒牌货。他问我会不会翻跟头,我说会,他说相对不可能。最后我当着许多人的面翻了,老头掏了50块钱,但这个钱我没要。吴军说,我走过不少城市,素来没见到过画脸的卖艺人。我只是想告知大家,我既然敢画脸,就肯定会翻跟头。

在公交车上,乘客们好奇地打量着吴军,很快有好事者凑了上来,师傅,你这是去哪演出啊?吴军回答道,已经演完了,正准备回家呢。下车之后,吴军有点不好意思,他们看我画着脸谱,就认为我是京剧团的演员。有时候白天出去摆摊,车上偶然也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到剧团里化妆,我就答复他们,到后盾化妆太麻烦,我在家里弄好了直接去演出。

真正靠艺术营生,就应该在那样的舞台上表演。

虽然已经离开剧团多年,但吴军仍和原来的同事坚持着接洽。他忘不了自己曾经表演过的舞台,如果有可能,他真的想回到舞台上。在合肥卖艺的时候,得悉剧团每个月都会派几个演员到合肥演出,他曾偷偷跑去看过,他们演得真不错,真正靠艺术谋生,就应该在那样的舞台上表演。

不少南京人帮他找途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