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先锋乐团现身沪上

本月中旬上海音乐厅将迎来格莱美奖获得者、世界著名的古典先锋四重奏——克罗诺斯乐团。他们带来的是极简主义音乐奠基人之一的当代作曲大师特里·瑞利的新作《神奇的月牙儿》和中国作曲家谭盾的《鬼戏》。此次来沪,克罗诺斯乐团除了携手琵琶名家吴蛮演奏两部大师级作品外,还将带来一些弦乐四重奏的小品。此次与传统的古典音乐会略有不同,西方的四重奏里加入了东方的琵琶,古典音乐中融合了电声和歌唱的元素。克罗诺斯乐团是美国著名的前卫音乐演奏组,成立于1973年,至今已经有30多年历史。

图片 1吴蛮
琵琶和弦乐合奏,别有一番风味。3月18日,上海音乐厅就有这么一场音乐会。音乐会的名字叫“鬼戏情歌”,是格莱美奖得主克罗诺斯乐团与杭州的演奏家吴蛮合作的音乐会。
Kronos是美国著名的前卫音乐演奏组,成立于1973年,至今已经有30多年历史。团员分别是小提琴家DavidHarrington与
John Sherba,中提琴家 Hank
Dutt,大提琴家JeffreyZeigler。他们演奏最大的一个特色,就是创意非凡。在Kronos录制的唱片中,可以见到许多当代著名作曲家的名字和他们的作品,这里面有美国作曲家、“极简主义之父”特里·赖利、菲利普·格拉斯等。音乐会上,Kronos还将与吴蛮合作演出谭盾的《鬼戏》。西方的四重奏里加入东方的琵琶,古典音乐中融入电声和歌唱的元素,想来,这是一场另类的音乐会。
吴蛮生于杭州,是著名琵琶演奏家。《洛杉矶时报》认为她“把琵琶介绍到西方,功劳至大”。吴蛮嫡传的浦东派,是皇朝最尊崇的传统琵琶演奏派别其中的一支。
而在上海大剧院小剧场,从即日起到3月18日,则有一出很另类的悬念话剧《终极同谋》上演。这部由英国作家编剧的话剧,被称为《警犬》以来最好的悬念剧。据说里面有最独特最有才华的对白。写的是两对中产阶层夫妇,表面情投意合,内心却试图置对方于死地。他们在谋害对方的过程中或亲或敌,反复较量,机关算尽,阴谋却总是被另一个阴谋瓦解。戏中的人物生死攸关,扮演此剧的演员明争暗斗,舞台前表演的故事和舞台后自然的生活交织成又一个圈套……然而,事实却并不一定是你所看见的。

“琵琶对于我们来说不是大蒜、橄榄油或者酱油,而是整个美味大餐的一部分,它为音乐开了一扇大门,使我们有了新的感知。”昨晚,格莱美奖获得者、美国著名的古典先锋四重奏克罗诺斯乐团与琵琶演奏家吴蛮在上海音乐厅联手演出了《鬼戏情歌》音乐会。正如乐团成员所说的那样,中国的古老乐器琵琶在整场音乐会中担当了重要角色。
伊拉克民间音乐表达尊重
“克罗诺斯的宗旨是‘演奏活人的作品’。不!我们不先锋!我们只是对世界音乐感兴趣。非洲、南美洲无所不包。”专访中,吴蛮曾如此纠正记者关于“先锋”的看法。音乐会一开场,一系列音乐小品就逐个奉上,各国音乐大融合、背景录音和现场演奏相融合、电子声和真实乐器相互交织……对于经常光顾音乐厅的古典乐迷来说,这样的演出虽不算先锋,也已另类了。
这些作品分别来自不同国家的当代作曲家之手,后多经克罗诺斯改编。开场第一曲《哦!母亲,那英俊的小伙子折磨我》,其雏形是一首典型的伊拉克民间乐曲,充满了热情欢快的节日气氛。此曲在当今许多伊拉克民间音乐中甚为流行。昨晚的版本是根据1980-2002年的录音改编而成。在之前的采访当中,乐队成员小提琴家大卫·哈林顿说:“我们的国家参与了战争,但与此同时,我们的音乐家演奏别的国家的音乐有着重大意义。我是说,政府可以对一个国家进行战争,但每个国家都有他们自己的音乐文化,我们音乐家表示的是一种尊重。”
音乐会中还演奏了印度电影音乐奇才RahulDevBurman的作品《爱人,哦,爱人!》。和克罗诺斯一样,Burman对“世界音乐”很感兴趣,他将印度古典音乐、民间音乐、摇滚JAZZ、梦幻摇滚、杂技音乐、Can-Can舞曲、墨西哥街头乐甚至更新奇的音乐相结合。据吴蛮介绍,来上海之前,其澳大利亚的音乐会中就是主打这些印度电影插曲,六七千人容量的剧场高朋满座。此次在沪演出,除了克罗诺斯乐团,吴蛮的一把琵琶代替了所有曲中所需要的印度弹拨乐器。她肯定地回答说:“琵琶完全能够‘取代’它们。”
《神奇的月牙儿》献给世界和平
《呐喊》一曲由吴蛮创作,充分显示了她在即兴演奏与大胆革新方面的才华。据说乐曲灵感源于琵琶名曲《十面埋伏》式的传统武曲风格,可演奏起来却像是摇滚吉他。吴蛮说,在纽约各音乐俱乐部里即兴演奏的经历,给予了她更多表达自由的空间。
乐队成员哈林顿也当仁不让,一次和作曲家特里·瑞利去小孙女的婴儿室,两位大人像孩子似的试着各种玩具,随即录下了玩具声和电子声作背景铺垫,加上中英文儿歌,并以俄国民歌为旋律,造就出《神奇的月牙儿》中《宝宝的房间》一章。“我发现尽管民歌、童谣都充满了欢乐幸福,但这两段却是以忧伤、黯淡的情绪结束。我想这体现了我的内心感受和当今世界动荡不安的现实有关。”哈林顿说。在昨晚的演出中,吴蛮在《宝宝的房间》一章中用低沉的嗓音唱起中国的摇篮曲,但很快,平静的音乐被各种杂乱的声响打乱:乐队成员玩弄玩具喇叭发出的噪音、孩子们的笑声……
对《神奇的月牙儿》此番国内首演,特里·瑞利表示:“这首作品中琵琶与弦乐不同的发音共鸣和不同的音色变化是文化融合的见证,是西方的音乐理念借助东方的声音表达,希望能够将听众带入一个完美无瑕的境界中。”乐曲的最后一个乐章受古巴民间音乐的影响,由持续在低音区的典型古巴和拉丁美洲流行的和声旋律将乐曲逐渐推向高潮直至强有力地结束。这个乐章被定名为《共同祈祷》,献给世界和平。
此外,他们还演奏了谭盾的作品《鬼戏》,该作品糅合了中国皮影戏、民谣《小白菜》、巴赫《升c小调前奏曲》,乐团也曾带着这部具有音乐剧场风味的作品在全世界巡回演出三年,使得这位中国作曲家逐渐为西方乐界所认识。
“如果你们乐队是一道美国大餐,那么琵琶是什么?佐料?辣椒?”“不,都不是。它是大餐的重要一部分,或者说是鸡脚吧。”乐队成员汉克·达特开着玩笑。
“那是他最喜欢吃的东西了!”吴蛮笑着抖出底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