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吉他、小提琴”加盟” 古老吴歌着新装

口耳相传的吴地民歌在今天会唱的人越来越少,年轻人也不容易接受这3200多年前的山歌小调。但最近,有几位20来岁的小伙子给吴歌“穿”上了时尚的新装。十全街附近的海峰录音棚里,小唐,洋洋,小陈,亮亮四个年轻小伙给吴歌加入了琵琶伴奏,弦乐,吉他,小提琴也为民歌增彩。他们还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到常熟、浙江以及苏州的一些古镇采集了原生态的吴歌元素,然后自己伴奏,配上了音乐。在西洋乐器的背景下,吴歌被凸显得更具民族特色。小唐特别强调说,在生活中总是用民乐来衬流行乐,现在他们要和别人相反,要以流行为辅,民乐为主。就像古建筑一样,在现代的摩天大楼中才使人们眼前一亮,更具风格和新意。谈起他们的创作,洋洋说,这也是一次机缘巧合。一次去盘门玩的时候,他们听到摇船老太太在用苏州方言唱歌,那婉转又亘古般的声音深深地打动了他们,于是学音乐的他们不免心里痒痒,想把这么美好的东西和大家分享。没有什么目的,没有什么大的理想愿望,只是出于兴趣爱好,一帮年轻人风风火火的干起了“大事”。家里人对他们做的事也很赞成,老爸老妈全力支持。于是录音棚里有了来自各地的吴歌高手,竞相展现风采。江苏省吴歌学会会长马汉民认为,这些年轻人汲取了吴歌的元素,加上自我创作,让其更接近当代人的审美观,这无疑令人欣慰。因为传承历史,弘扬吴文化的精髓,必须为古老的艺术插上翅膀。苏州民间的小调、音乐多得很,就是一座“富矿”,马汉民也希望这些小伙子能到民间多采风。

  9月26日,由上海普陀区文化局指导,华东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华东师范大学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创新研究院等联合主办的“雅韵苏州河·华彩新普陀”主题音乐会在普陀区图书馆剧场举办。

五、吴越支脉

图片 1

长江下游东海之滨一带,以上海、江苏、浙江为中心,旁及安徽南部,江西和福建省的闽东、闽北地区人称江南地区。吴越支脉,乐种多样。江南丝竹、十番锣鼓、苏南吹打、昆腔、滩簧、越剧、沪剧、杨剧、淮剧、苏剧、婺剧、评弹、四明南词、扬州清曲、田歌、时调、小曲等等均有丰富的曲目,独特的风格,其代表性乐种应推昆山腔、弹词、江南丝竹和小调。

  作为“2018年苏州河文化艺术节”重要篇章,音乐会由女高音歌唱家、普陀区政协委员,华东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石春轩子担任艺术总监。作为上海市教育委员会(上海市文教结合办公室)批准成立的“石春轩子中国声乐艺术工作室”的负责人,石春轩子积极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传递音乐的本真与美。在高校举办巡回音乐会,走进中小学开展美育工作,用自己的努力让高雅艺术走进更多人。

(二)代表性乐种

  在本场音乐会,石春轩子与20余名歌手和器乐手联袂献艺,用吴侬软语的清细柔美、美轮美奂的多变场景,扬琴、琵琶、古筝、马头琴、京胡、萧的美妙声音,共同汇成了艺术的交响,让观众感受到了现代民乐的魅力。音乐会分为“雅韵苏州河”、“华彩新普陀”、“走进新时代”三个篇章。

1.昆山腔

  第一篇章“雅韵苏州河”。一首首江南小调、丝竹曲韵娓娓道来。上海经典老歌–《苏州河边》,被誉为“春申小夜曲”,优雅内敛,绵绵情思,柔肠百结。民歌联唱《太湖美》、《秦淮景》、《拔根芦柴花》、《茉莉花》优美灵动,吴侬软语、清细柔美。器乐三重奏《弹词韵》以苏州弹词元素为题材创作,琵琶、扬琴、古筝交相辉映,如行云流水,仿若弹词婀娜。《渔舟唱晚》在钢琴、萧的伴奏下,歌声悠扬委婉,生动呈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天人合一的境界。

简称昆腔,又称昆曲、昆剧。最初是昆山(今属江苏省)一带民间流行的南戏清唱腔调。其音乐分成南曲、北曲两大体系。南曲多五声音阶、级进旋法、板缓、字少腔多。具有柔和甜美的气质,常用于描写少女和文弱书生的戏中。北曲多为七声音阶、跳进旋法、板紧、字多腔少、通常具有豪放、激昂的气质,多用于描写英雄人物。昆曲的唱腔结构是比较规范化了的套曲形式。昆曲还用各种方法突破曲牌的定格儿进行创作。

图片 2

2.弹词

图片 3

是流行于江苏南部、上海、浙江的杭、嘉、湖地区的一种曲艺形式。弹词的表演形式较为多样,一单弹,二档,三人和档。弹词有表、唱之分。其表、唱均用苏州方言,唱腔属于曲体与联曲体相结合的曲式。基本唱腔是上下距变化反复结构。在长期发展中形成了多种流派。其中主要有三个腔系:俞调、马调、陈调。弹词除基本唱腔之外,也吸收一些南方的山歌,小调和戏曲中的曲牌运用到唱腔中去。

  第二篇章“华彩新普陀”。蒙古族乐队在激昂的马头琴、打击乐器、吉他的烘托下,辅以极为特色的呼麦,带来图瓦民歌《Dyngyldai》,让观众的思绪在草原上恣意驰骋,纵横挥洒。《黄昏放牛》(墨西哥民歌)童声二重唱,采用独特的约德尔(yodel)调唱法,运用真、假声迅速地交替演唱,形成一种独特而奇妙的听觉效果。在节目的高潮部分,女高音歌唱家石春轩子用天籁般的歌喉为大家带来《玛依拉变奏曲》,绚丽的花腔女高音回荡全场,精彩绝伦,让人意犹未尽,回味无穷。民乐六重奏《敦煌》在六位乐手的吹奏弹拨中,悠扬激昂,带来丝绸之路上悠悠千年的文明古韵,让人沉醉。

3.江南民歌

  第三篇章“走进新时代”。在京胡和钢琴的伴奏下,京歌《卜算子.咏梅》色彩浓烈,让人耳目一新。《我们的上海》在三位女生和四童声伴唱的联合演绎下,配以精美的上海主题背景视频,多视角带你领略了上海的魅力。蒙古乐队带来的《黑木日》(蒙语是腾飞之意),一起祝愿我们的上海腾飞,我们的祖国腾飞。女高音歌唱家石春轩子和童声伴唱带来歌曲《我和我的祖国》,用优美的音色、娴熟的演唱技巧,歌颂了新时代、新篇章、新辉煌。

江南名歌,古称吴歌。吴歌作为一种歌体,始于南朝乐府。今日江南民歌承吴歌之神韵,句细腻柔软,清雅秀丽之特色,其中江南小调,由距典型意义。

阅读原文

来源|人民网

编辑|吴潇岚

其他媒体阅读:

人民政协网|“雅韵苏州河•华彩新普陀”主题音乐会成功举办

4.江南丝竹

流行于江苏南部,浙江西部和上海地区的丝竹乐。江南丝竹乐队人数可多可少,有二至七八人不等,所用乐器有二胡、小三弦、琵琶、杨琴、笛、箫、笙、鼓、板、木鱼等。曲牌大多来自民间器乐曲牌。

(三)音调特点

吴越支脉民间音乐素以柔婉华美著称。究其原因,当同调式结构和旋法特征有关。调式以徵调式为多,宫、羽次之,商调式较少,角调式最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