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各具“个性”的弹拨乐器“合群”

图片 1“琵琶很美,琵琶弹出来的音乐很美,弹琵琶的姑娘也很美,是真正的完美。”这是章红艳在国外演出时一篇乐评文章中的一句。章红艳是全国青联委员、中央音乐学院副教授,更是一位享誉乐坛的琵琶演奏家。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记者本想就弹拨乐的问题作一次专访,没想到话一开头,竟是和她拉起了家常。
在回答记者的第一个问题“为何把‘夏日弹拨’的首场演出放在宁波”时,章红艳笑着说:“宁波是我的婆家啊。我是嵊州人,我和先生都在北京工作,但我公公和婆婆在宁波生活了几十年。公公前年去世了,婆婆现在还住在江东干休所,还有我的小叔子、弟妹、小姑子,也都在宁波工作。所以,可能是割不断的乡土情结吧,我组建了这个乐团后的首次巡演选在了浙江,把首场演出放在了宁波,宁波之后,我们还将去绍兴、杭州演出。”
一句“宁波媳妇”把我们的采访距离一下就缩短了。章红艳说她每年春节都回来,宁波、嵊州,婆家、娘家两头跑。
嵊州是越剧的故乡,章红艳走上音乐之路也是受了越剧的影响。原来,章红艳的父亲是嵊州一家越剧团的作曲和主胡,母亲就是一位越剧演员,章红艳7岁的时候就跟着父亲学琴。人太小,抱不动琵琶,她父亲就把一根绳子系在房梁上,再把琵琶系在绳子上让她弹。“那时是文革时期,父亲最初的想法也只是让我有一技之长,好挣钱吃饭,现在他还在教家乡的小孩子弹琵琶。”正是在父亲的鼓励下,章红艳10岁时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附属小学,从此与琵琶结下了不解之缘。
说到音乐,章红艳的话就更多了。她说,刚组建弹拨乐团的时候,也有人建议她所有乐团成员都找年轻漂亮的女生,但她不以为然,她说她是艺术至上者,当一种艺术的形式大于内容时,这种艺术肯定长不了。说到时下走红的“女子十二乐坊”,章红艳认为她们很时尚,她们把中国的民乐带到了国外,这是一件好事,但并不是所有的民乐团都要走像她们这样的路子,像弹拨乐团,就另有一种新鲜的东西,音乐需要百花齐放。她介绍说,在这次的“夏日弹拨”演出中,压轴曲目《葬花吟》非常独特,演奏者们将在器乐声中加入自然的人声,非常好听。
25日晚在宁波音乐厅的演出中,章红艳将弹奏一曲新编的《天山之春》,届时,甬城观众可留意一下这位宁波媳妇“轻拢慢捻”的功夫。

图片 2章红艳在中央音乐学院的教室里怀抱琵琶。被誉为琵琶皇后的章红艳出生在越剧的发源地浙江嵊州,她从小就在越剧中感受传统器乐的魅力。她7岁开始跟随父亲学习琵琶,10岁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小,其后又在中央音乐学院就读附中、大学本科及研究生,毕业后一直留校任教。上世纪90年代,章红艳开始在业界崭露头角,已颇有名家风范。琵琶早已成为章红艳工作、生活乃至生命的一部分。与琵琶相伴的日子是忙碌的,身兼琵琶演奏家和大学教授的双重身份,她不仅要到国内外演出,还要在学校讲课、带学生。章红艳一手创办了以中央音乐学院在校本科生及研究生为主体的弹拨乐团,将古筝、琵琶、三弦、阮等这些古老的弹拨乐器组合在一起,合奏出美妙的乐章。作为一位蜚声国内外乐坛的琵琶演奏家,章红艳矢志追求东西方音乐的融合与提升,她曾应邀到欧美等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访问演出,多次与世界知名交响乐团合作协奏曲。近年来,章红艳将精力投入到传统音乐的社会普及中,举办了大量讲座,边弹边讲,向公众介绍中国的传统弹拨乐和西方的音乐厅文化,推动传统音乐的社会普及。2011年3月,她开办了公益的章红艳音乐讲堂,目前已经举办了58期。听众中,有60多岁的阿姨,也有8岁的小朋友,大家怀抱琵琶,一起感受四弦之上的快乐。章红艳说:这个环境很休闲,但我们是很正式、很认真地去完成音乐。我们不妥协于任何环境,只希望把最好的音乐用最正式的方式来演奏,无论环境如何,我们都会像在音乐厅里一样来表达。章红艳一直都在坚持,用她的琵琶行为传统音乐的发展尽一份力。1994年章红艳登台演出的资料照片。章红艳在北京国家大剧院新年音乐会上演奏。章红艳在北京国家大剧院排练演出曲目。章红艳的左手食指因经常按弦已生出老茧。章红艳在中央音乐学院的教室里给学生上课。章红艳下课后与学生一起走在中央音乐学院校园内。章红艳在北京国家大剧院公众开放日文化讲堂上向观众介绍琵琶。章红艳和学生一起在音乐文化讲堂上演奏。章红艳手抱琵琶。

图片 3细眉、大眼、樱桃小口、素净的脸,自称“嵊州女儿宁波媳”的章红艳有着典型江南女子的婉约外表,然而一头短短的秀发又无意中泄露了她个性中的干练与执著。
“轻拢慢捻抹复挑”,7岁从父习艺的章红艳,已怀抱琵琶数十载,怀中木头终不负她,为她赢得了“琵琶皇后”的美誉。
在章红艳眼中,琵琶这一弹拨乐器是深具“个性”的,它的穿透力很强,表现力丰富,即使在众多的声音中也始终不会被淹没。而现在她所做的是怎样让琵琶乃至其他的同样具有“个性”的弹拨乐器“兄弟姐妹”都“合群”。
看看章红艳的简历,就能理解她为何要做这样的创新者。章红艳10岁自绍兴进京,在中央音乐学院学到硕士毕业,之后留校任教。中央音乐学院,中西文化交融之地,可以说,章红艳是幸运地“泡”在了两种文化里。一个偶然,注定她的琵琶与交响乐结缘。某次学院乐队演出,她在台下做听众。听了一半,感觉不对:“中国乐器像个性极强的人,合作不好就像打架。”
也因此,有了1992年章红艳的毕业音乐会,那是被圈内称为“第一个琵琶与交响乐队的协奏曲专场音乐会”。她把这种组合叫做点与线的协奏。因为,在她的理解中,弹拨乐器的旋律是特别的,它由“虚线”构成,它基本的声音单位是弹弦和击弦产生的“点”,并以高音不同、节奏不同、疏密不同的“点”构成虚线旋律。之后,除独奏音乐会外,她的合作伙伴清一色是交响乐团———中国交响乐团、德国巴伐利亚交响乐团……选择这样的组合,也正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一己之见”:让中国的弹拨乐器与“别人”和谐相处,而不是在生硬模仿中“打架”。
说到目前走红的“女子十二乐坊”,章红艳称她们更像时尚的一部分,运用了大量包装,她们的作用在于将中国的民族音乐的概念带到国外。但形式之外,让世界了解中国民族音乐的内容才是更重要的第二步。章红艳认为自己就是在走这样的第二步。
坊间称章红艳是新生代代表人物。章红艳的“新”就在于追求音与音的融合,独奏与合奏的结合,东西文化的结合。去年10月,由中央音乐学院的42位在校生组成的国内首支弹拨乐团宣告成立,章红艳任音乐总监。章红艳自信心满满地说,虽然很多人对中国的单件弹拨乐器和声音很熟悉,但对合为一体的弹拨音乐恐怕还很少有聆听的机会。本月25日,她将邀请宁波的爱乐者一起走入一场名为“夏日弹拨”的专场音乐会,这也是她的乐团在浙江巡演的第一场演出。
为何选择浙江,章红艳的理由很简单,因为这里是父母之乡;为何选择宁波,章红艳称,因为一流的宁波音乐厅让她“一见钟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