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人更应传承古琴之音

中国昆剧古琴研究会工作会议7月10日在苏州举行。面对昆曲和古琴中国两个非物质文化遗产,北京古琴协会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吴钊先生提出:在多元文化发展的今天,每一种文化不可能孤立存在,势必会相互影响,而其重中之重是在于传统的保护和传承上。
该话题一经抛出,立刻引起专家的热烈谈论甚至辩论。吴钊先生在接受早报特约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古琴的现代性”,他始终保持警惕。
并不仅仅是回归传统
颜:吴先生,您的这个问题看来是这两年古琴界专家一直在考虑的问题,那能否说得再具体一点呢?
吴:古琴现代化与传统古琴原样保存和传承,两者构成了当今中国古琴艺术面临的挑战。这里首要的问题就是传统的问题,有人认为,弹古琴这种行为就是回归传统,其实不是,古琴不仅是乐器,还是个人修身养性的工具,注重于内在艺术精神或者是说弹奏者本身修养的培养。颜:自古常讲古琴知音难求,那么今年上海举办了龚一先生和闵惠芬女士的演奏会,上座率非常不理想,那么您是怎么看的呢?
吴:每个城市有自己的文化氛围,上海可能是受西方音乐的影响太深,在北京的古琴演奏会情况就理想很多。
古琴大众化值得商榷
颜:那么古琴采取主动传播的话,还是回到老话题上就是,传统的古琴未必能吸引现代人特别是年轻人的耳朵,是否在传播的时候有必要进行包装呢?
吴:这里所说的就是“古琴的现代性”,我一直对此保持警惕。自1955年开始,古琴进入音乐院校,融汇、吸收了西方音乐的音高、节奏、价值观、审美趣味。为了参与合奏或演奏新曲,众多乐器音响的轰鸣和整齐划一的节奏要求,必然使原来独奏时存在的若隐若现的微弱虚音形成的东方音乐特有的立体效果,殷猱撞逗形成的不确定音,还有一些自由节奏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颜:听如此缓慢的艺术在节奏如此快的社会实在是知音难求,如果节奏性不强,确实没有办法做到大众传播。
吴:古琴大众化这个问题值得商榷,舞台演出是一种必要形式,但面对的也是小范围的人群,不可能去掉原有的韵味。而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要保存的正是这部分,和流行歌曲一样,还需要花这么大力气去保存吗?
颜:您对古琴的传承和保存有什么具体的想法呢?
吴:当务之急首先要加强古琴传统的研究工作,明确其具体内涵及其与西方音乐艺术传统的异同,做好其传承工作。我希望古琴进大学后能作为一门选修课,有兴趣的同学通过古琴文化的普及可以了解到古琴,有部分人就能够接触古琴,上完大课之后,又有部分人希望小课教授,采取传统的一对一的形式,这样作为老师也可以筛选一下学生,培养出一批能原样保存传统的年轻传人。

图片 1

伯牙抚琴,子期听音,高山流水觅知音的故事广泛流传,让古琴这门古老的中国艺术也是深入人心。
古琴发展史上的众多流派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发源于江苏。如扬州的广陵派、常熟的虞山派、南京的金陵派、南通的梅庵派、苏州的吴门派、镇江的梦溪琴馆和徐州的铜山琴馆。管平湖、梅曰强、刘少椿等大师也出生在江苏并长期在江苏活动,因此,江苏当之无愧的是古琴艺术的大省。
为了让人们更多地了解古琴艺术这一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品,让更多的人了解和认识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独特价值,首届中国古琴艺术节选择了于5月3日至7日在“古琴之乡”江苏常熟举办。在以“流派继承、打谱研究、古琴教学、古琴制作”等为主题的“首届中国古琴艺术保护论坛”上,各位琴家、专家对古琴艺术的现状和保护各抒己见;也有专家指出——江苏人更应传承古琴之音。
古琴艺术现状喜忧参半
古琴是中国的一门古老的器乐艺术,也是中国乃至世界上唯一一种具有很强文学性的乐器,自古以来备受文人雅士钟爱,并留下了许多流传千古的曲目和典故。鉴于古琴在中国历史上的独特地位及其艺术魅力,200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人类口述与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称号。
据了解,目前保存下来的古琴曲有3000多首,需要组织专门的力量进行打谱工作,而用何种方式保护古琴,传承人的名录如何确定都还在研究中。中国艺术研究院音研所研究员、中国古琴研究会会长吴钊表示,自古常讲古琴知音难求。正确理解并传承古琴传统并非易事,其中最难还是难在传统文化素养上。目前老辈琴人均已谢世,现今活跃在琴坛上的琴人,则是其弟子或其再传弟子。他们由于各自学历、修养、审美理念的差异,特别是文化视角的不同,其艺术实践呈现着极为复杂多样的情况。有的人力图恪守师法、保存较多前辈传统;有的人则强调“发展”、“创新”,用他们学到的融汇、吸收受到西方音乐影响的现代音乐的艺术经验来“发展”古曲或演奏新曲。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田青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用四个字概括了中国古琴艺术的现状:喜忧参半。他告诉记者,2003年11月,古琴艺术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二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之后一段时间受到了的追捧,很多人开始对古琴艺术感兴趣,开始去学习和了解,特别是古琴走进校园,走进青少年这些活动的确取得了一些成绩,这是让我们欣慰的。“但在这之后,很多人求快,求商业利益,过于急功近利,包括一些琴人,不好好地研究古琴、保护古琴,而是利用古琴艺术去做一些商业化的演出,以致于向受众传达的古琴艺术根本就不正宗,一些所谓的古琴班也存在类似情况,这种所谓的‘保护方式’不仅不能保护古琴,相反害了古琴艺术。这种现象折射出民族的文化自卑。”田青有些忧虑地说。有关专家指出,全国来看,包括江苏在内,对于古琴保护都存在让人欢喜让人忧的局面。
建议江苏建成古琴之乡
谈到如何保护古琴,田青告诉记者,方法一定要得当。古琴艺术是一门高雅艺术,学习、欣赏这门艺术需要一定的艺术与人文修养以及良师的指点。“古琴是一种雅器,如果表现方式不当或是不准确,非但不能让其发光,还会被其他音乐形式掩盖,这就得不偿失了。比如,有些人为了赚钱,就利用古琴做一些粗糙的商业活动,弹的技艺又不好,让人听到后非但不喜欢,还让人误认为古琴没有什么可听可赏之处,这样的所谓保护行为就会掩盖古琴真正的内涵。”田青表示,琴人应该看到“文艺复兴”的希望,也应该感受到身上的担子。
古琴本身就是大雅的,仅仅把古琴当作是爱好或者是谋生的手段,这种认识是不够的。同时古琴绝对不能打折,打折的方式只能降低它的品位。“我觉得古琴普及是好事,但是要掌握一个度,不能低俗。古琴只有一条路,才能让其更好地保护和传承,那就是坚持其品位,琴人不能媚俗,只是一味地讨好大众是自掘坟墓。”
谈起此次艺术节在常熟举办,甚至有关专家提出这样的建议,作为文化艺术大省的江苏,能否建成“古琴之乡”,以更好的保护古琴艺术?
而对于古琴保护不能打折一说,田青这样解释:“现代社会的文化多样性,真正的大众被分割成多个部分,但有些东西并不能大众化。从文化多元性来讲,古琴,它是中国文人音乐的代表,是种高雅的艺术,它本身就有文人的追求在里面,如果我们一味地要通俗化、甚至庸俗化就是讲扩大受众,这是不对的。每个文化都有其特有的受众群,我们要让每种文化都保持其特质、领域、受众,所以我一直认为古琴在这方面不能打折。”中国艺术研究院音研所研究员吴钊先生也表示,自古以来,古琴就不是一种普及性的乐器,古琴更多的是作为文化人的一种雅好。
期待江苏培养古琴传人
现在一些古琴演奏中加入了许多流行元素,吴钊告诉记者,这不利于古琴的传承:“我觉得现代化这种声光电形势仅仅是让百姓认识古琴、知道古琴采用的一种手段,持久的工作还是要做踏踏实实的、实际的古琴的传承。”他表示,保护的当务之急首先要加强古琴传统的研究工作,明确其具体内涵及其与西方音乐艺术传统的异同,明确古琴传统原样保存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切实做好其传承工作,培养出一批能原样保存传统的年轻传人。其次要明确“传谱”与“打谱”、传承与创新的界限,将琴曲“打谱”和新曲创作建立在忠实继承传统、反映传统的基础上。切实加强中国传统文化的教学工作,积极改进专业古琴教育,将古琴演奏与理论研究或作曲实践结合起来。虞山琴派传人、虞山派古琴艺术馆馆长朱唏认为:在古琴艺术的各个环节都要抓紧。“我想我们以后研究保护在传承人的培养、在理论的研究、在打谱的方面,包括古琴的制作都要花大工夫去做好。”
在相关古琴的论坛上,一些专家也指出,目前古琴的传承和保护做的还远远不够,行内也存在一些问题。一专家表示,古琴应该借鉴其他国家的保护和传承形式,做好传承人的音像、资料、光碟的出版和琴学文献的整理研究以及古琴的教学。也有专家表示,技艺的传承要按照各流派的风格传承,古琴还是较少受到西方文化侵蚀的一块净土,要保持其特有的各流派的多样性,在传承做好的基础上再进行创作。谈到古琴具体的保护方法,田青告诉记者,真正的保护还是琴人的努力传承,因为刚学习古琴的人必须要从头从根学起,要学最古老最典范的技艺,才能让这一遗产不变样。对于一些人提出的创新、创造一说,田青回应说,“在古琴目前所处的现状下谈创造很无知,我们可以原谅,但是这些人要明白,在保护还没有做好的情况下谈创新就是断绝后路。”有关专家指出,作为文化大省的江苏,能否培养出更多的年轻传人,以更好地保护古琴艺术。

发于尧舜、扬于孔子时期的古琴艺术,位居“琴棋书画”四艺之首,始终占据着中国古典音乐艺术的最高点。“君子之座必左琴而右书”、“君子无故不撤琴瑟”也让古琴被称为“君子之器”。但随着社会发展,现代人对古琴却越来越陌生。8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类代表性传承人、著名古琴艺术家吴钊先生在重庆图书馆向重庆市民娓娓道来古琴文化的传承与发展。点击进入下一页

生于苏州书香门第的吴钊,自幼随父习琴,后师从查阜西、吴景略等古琴大家。2007年,吴钊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艺术代表性传承人。曾编写了《追寻逝去的音乐足迹-图说中国音乐史》、《中国音乐史略》等著作。

“古琴发源于尧舜时期,在孔子时期得到发扬。孔子用的古琴就叫雅琴。”吴钊先生表示,中国传统哲学思想对古琴音乐产生深远的影响。早期古琴在儒家中庸思想的影响之下,崇尚“中正平和”,后来受到道家影响,表现为“清静恬淡”。禅宗思想产生后,开始出现‘琴者,心也’的观念,强调以心控制法度,以法度控制声音。“古琴与中国传统文化是密不可分的,因为塔所崇尚的正来源于儒、道、禅思想。”

“中国古代音乐史只流传下文献,没有具体的音乐。这是一个遗憾。也正因如此,古琴在中国音乐史上的地位就显得非常重要。”吴钊说,古琴包含了汉、唐、宋、元、明、清各代的乐曲,乐曲里能够清晰的呈现出曲式结构和旋律的发展。“古琴的作品是不断的推陈出新。因为这些作品都在,所以两个作品一比较,就能很明显的体会出发展和变化。”

作为中国古琴界大师级人物,吴钊先生非常强调古琴的品格。“古琴自古以来不是给人表演的乐器,而是传统文人提升自身修养、陶冶情操的乐器。”吴钊说,传统古琴采用丝弦,音量仅供小空间内的数人聆听。“虽然声音不大,但古琴却有丰富精微的表现力。古人形容古琴声是‘金石之声’。金是编钟,石是编磬。说明音色沉静的古琴也能发出非常有力的声音。”吴钊说,这种特质正与中国传统文人追求的精神意境相符合。

谈到古琴艺术近年来传承,吴钊表示,古琴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后,受到各方面的关注。“现在很多人都开始学习古琴,像重庆工商大学的南山琴社还专门针对大学生开设了免费的古琴选修课,这都是非常好的传承方式。”

但吴钊也直言,现在的古琴界是“会弹琴的人不少,但能保存古琴艺术传统形态的人不多。”

吴钊解释说,现在古琴演奏者多出自音乐学校古琴专业,“现在学院教学把自由节奏去掉了,改用西方音乐方法来处理,这就是个问题。”吴钊说,古琴演奏应该传承古人技法的处理方法,虚音实音的处理要按其原有规律去弹。“有些人认为把旋律弹出来就可以了,用什么指法不重要,这就把古人的构思破坏了。每首古琴曲都有自己的内涵,演奏时必须要理解曲子的韵意。”

在讲座现场,吴钊先生还多次轻抚琴弦,向现场听众解释古琴演奏诀窍,现场演奏古琴名曲《阳关三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