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古筝国际艺术节上获殊荣

一个细雨纷飞的日子,在位于大拇指广场的幽篁古韵古琴文化会所浦东分馆里
我见到了乔珊。  幽篁古韵典出王维的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是上海规模最大、学员最多的古琴琴馆。琴馆开张不久,还在整理当中,但以古琴减字谱装饰的背景墙、琴几上的古琴、房间一角的茶桌和茶具,让琴馆充满古雅悠远的情调。乔珊在琴馆任馆长和艺术总监。  我第一次见你,是在20多年以前。我说。  那时候太年轻了。乔珊说。  1988年夏,我在《北京晚报》做实习记者,第一个采访对象就是乔珊。那时,中国音乐家协会在北京音乐厅举办了《乔珊古琴琵琶独奏音乐会》。这是乔珊的首场音乐会。天生丽质的她留短发,着浅色的及踝长裙和平底鞋,一副典雅脱俗的爱乐女模样。她向我介绍了古琴琵琶兼修的教育背景和在东方歌舞团任演奏员的生活。她也谈到音乐会的票房、宣传,还有古琴、琵琶、歌唱相结合的演出形式以及演出效果:一曲如泣如诉的《胡笳十八拍》后,一位老者掩面哭泣难以自禁,不得不离座  从那以后,每每看见乔珊的信息,我都会特别留意。香港、台湾或者别的什么地方,乔珊的足迹越来越远。循着这些足迹,我仿佛看到了她在艺术道路上执着前行的身影。  几年前在温哥华,有一天我在一幅巨幅演出广告上看到了你的名字。我既感诧异又感亲切:乔珊也在温哥华!我说。  那是叶嘉莹教授参与策划的一场演出。乔珊说。  那场名为诗词书画传音韵的演出,选取唐诗宋词中有关音乐的篇幅,通过朗诵、吟唱、书画、音乐、舞蹈的配合,创造诗中有画、画中有乐、诗画传音的效果。参加演出的,都是居住在温哥华的华人艺术家。当时,除了有他乡遇故知的感慨之外,我也为身处异国的乔珊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坚持所感动。  我后来知道,乔珊已移居加拿大。她多次和当地乐团合作演出,并在大学教授古琴,还创办了加拿大九嶷琴社。她也到世界各地演出,还在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奏了古琴、琴歌与乐队结合的大型交响诗《琴咏春秋》  前不久,我在家附近的大拇指广场散步,无意中看到了幽篁古韵和你的消息。我不敢相信:乔珊到了上海?!我说。  毕竟,只有中国人才能真正了解古琴。乔珊说。  坐在我面前的乔珊依旧是一头短发,黑色的便装西服裁剪妥帖。她美丽依旧,比年轻时还多了几分岁月和经历所赋予的韵致。  这些年电视剧和电影中多用古琴,如《康熙帝国》、《秦颂》、《三国演义》等,奥运会上也有古琴表演,这些对古琴的推广有很大帮助。而且,社会太喧嚣,人们需要寻求心灵的宁静。所以,很多成年人到琴馆学习古琴,有的是出于好奇,有的则是被古琴美妙的声音和深厚的内涵所打动。对他们,乔珊亦师亦友;而琴馆,则成了教学兼雅集之地。  回顾自己的艺术经历,乔珊说:年轻时古琴是技能、是职业,现在古琴成了爱好和生活方式;年轻时在意如何打动别人,现在要教会别人弹琴;年轻时追求做职业演奏家、得到观众和专家的认可,现在则看重修身养性和与人的沟通我很幸运,我超脱了。  我想,这就是所谓的琴道吧?  从琴馆离开的时候,《高山流水》的琴声正在响起。琴馆外,细雨轻飘,海棠谢了一地。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1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2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前天,应邀参加2013中加友好年之加拿大“枫华国际艺术节”的无锡海琴古筝社“海琴之星”小分队,圆满结束活动返回无锡。经艺术节组委会严格评审,无锡海琴古筝社荣获艺术节优秀舞台演出奖,社长陆瑾荣获特别演出嘉宾金奖。  19日晚7点整,主题为《托起明天的太阳》的海琴专场古筝音乐会在温哥华著名的路德堂音乐厅举办。800多个座位座无虚席,来自温哥华各地购票入场的各界人士及音乐爱好者济济一堂,有的还只能拥向靠后面的楼座观赏演出。  上半场,古筝与小提琴对话新编《渔舟唱晚》六人组合演奏和古筝《临安遗恨》四人组合演奏均取得很好的现场效果,尤其后者专配加拿大资深钢琴演奏家夏冰伴奏,奏罢全场一片掌声;下半场《将军令》、《银河碧波》和《春到湘江》的独奏均获得极高评价,尤其是三次出场的钱彦冰受到主持人的称道和琴童的追捧。特邀的古筝演奏家陆瑾和古琴弹唱名家乔珊的嘉宾演出更将音乐会推向高潮。

中新网扬州3月30日电
30日晚,扬州举行“广陵潮涌·鹤鸣清音·古琴与笛箫音乐会”,笛管艺术家郑济民携手古琴演奏家、琴歌艺术家乔珊同台演出,其中,二人合奏的《空山忆故人》琴曲,众多听者被真情流露的琴篪之音打动而流泪。

这是一场“琴箫合璧”的中国古典音乐盛宴。当日的音乐会上,郑济民和乔珊两人除各自献上精心挑选的拿手独奏名曲之外,还有琴与笛箫的多类型合奏,更有失传千年的古乐器“篪”重现乐坛。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3

图为乔珊现场弹奏古琴经典曲目。 崔佳明 摄

古琴一直被作为高雅音乐的代表,也是古代文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艺术享受,代表着传统的人文精神。其中,以扬州古称广陵而得名的广陵琴派,其风格独特,历来为琴家所重视。自从2003年古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第二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2006年古琴艺术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以来,古琴艺术走向了一条复兴之路。

整场演出让人眼前一亮的是,失传千年的“篪”亮相扬州音乐厅。篪是中国古代一种管乐器,也就是所谓的竹埙,是一种低音吹奏乐器。音色浑厚、文雅而庄重,是中国古代宫廷雅乐的主要乐器之一。当晚,郑济民用亲手仿制的楚篪与乔珊的古琴重奏《空山忆故人》。楚篪的音色兼具箫的柔和与笛的灵动,泛音清晰飘逸,让现场的听众领略到古乐器“篪”带来穿越千年的雅音遗韵。

“琴是弹拨乐,箫是吹管乐。琴音是颗粒性的,而箫是线条化、连续性,因此二者在音色上可以互补。我们通常说‘琴瑟和鸣’,其实琴箫合奏也是古代文人音乐中的重要形式。”扬州“中国古琴第一街”创始人汪俊峰告诉记者,本次音乐会旨在不同的层面去演绎用信息、艺术,构筑“品质、品尚、品位的生活模式。同时,也是向观众呈现非遗文化,古典与现代相互融合、传统与时尚交相辉映。

相关文章